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境內暴力威脅加劇 國安部罕見發「恐怖主義警訊」

一洲焦點/誰辦公室離拜登最近?停止遣返令遇阻、北京急欲接觸

兩支水煙袋vs三代老菸槍

最近我在網上查閱了前人留下的許多水煙袋圖譜,其中兩個水煙袋闖入我的腦門,引起我長久回憶。

我家曾有一只黃銅打造的水煙袋,金光閃閃。其托手一側刻有松鶴圖像和「延年益壽」四字,另一側刻有爺爺的名字和「大清國光緒二年二月五日置」等字樣。爺爺是當地有名的「老菸槍」。

爺爺去世早,我未曾見過爺爺。爸爸常在眾人面前擺弄手中的水煙袋,口口聲聲感激爺爺的恩賜,使得子孫後代受益匪淺。他說吸菸可以提神醒腦、消除疲勞,還排憂解悶。吸菸已成為爸爸日常生活的重要內容,他每天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消耗在吸菸上。每當過足菸癮後,爸爸頓時心情舒暢,口哨長鳴。

四六年秋季我正在學校讀書,忽接家中來電,告知爸爸病故。我既悲痛又疑惑,爸爸只有點咳嗽小毛病,為何瞬間即逝?後來才得知爸爸因哮喘病急性發作,搶救無效,壽終正寢,時年五十七歲。

我從小就一直吸二手菸中長大。二十一歲我從師範畢業,分配在小學當老師。開學時媽媽買了兩條「哈德門」,一條送給校長,另一條招待他人和自用。當我第一口叼上香菸,便覺駕輕就熟,很快就上了癮。為了節省開支,我用黃泥巴作了一個葫蘆,用銅筆插在葫蘆頂部,當成葫蘆蒂。抽菸時隨意抽幾口,剎一剎菸癮,然後將菸頭插入筆套內,下次取出再抽,一支菸可以抽好幾次。

五○年代中期起,各項運動相繼展開,生產停滯,物資緊缺,香菸乏市。媽媽珍藏的水菸袋解決了我的燃眉之急。後來我又買來一支竹製水煙袋,用竹水煙袋吸煙,菸味清醇,含有淡淡竹香。但攜帶不便,我便學會自製菸捲,可隨身攜帶,無論何時何地我都能過足菸癮,樂此不疲。八○年代中期香菸開始上市,我也改抽香菸了。

我享受了數十年吸菸樂趣,也吞下了遺憾終身的苦果。早在六二年秋,我因小感冒引發了慢性支氣管炎,經常咳嗽,有時要吃藥,有時要打針,數次住院治療也未根治。醫生多次勸我戒菸,詳述抽菸是氣管病的大敵。退休在家,空閒時間多,菸抽得更厲害了。隨著年齡增長,體質漸差,咳嗽伴發哮喘,胸悶氣喘,行動困難。有一天突感不支,緊急求醫,診斷為阻塞性肺炎,病情嚴重,我焦慮萬分。

病榻上苦思冥想,鬼門關前我要立即止步,痛下決心戒菸,經二十多天的治療,病情好轉,這時菸癮似已減弱,回家後我再禁足一個多月,終於戒菸成功,咳嗽減輕,身體康復,善莫大焉。

後來我和老伴移民美國,長住舊金山市。這裡四季如春,空氣清新,正是老年呼吸病患者居住的天堂。美國醫療條件好,健康有保證。我特別注重心肺功能鍛鍊,勤到戶外活動,呼吸新鮮空氣,多做家務事,活動筋骨。如今我已年滿九十四歲,身體狀況尚可,日常生活除購重物外均能自理,行動自如,步履穩健,奔向「百歲」大關!

美國 退休 舊金山

下一則

與鳥為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