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克魯曼:政府舉債不再是罪惡 別聽共和黨危言聳聽

「天使」變臉了

那天晚上十點半我正在洗澡,一邊淋浴,一邊還哼著上海評彈小調,突然太太在客廳尖叫起來:「地震啦,地震啦,快出來!」我反應還算快,靈敏地一個箭步抓起門後一條長袍浴巾就往家門外衝。剎那間,只見房子激烈搖動起來,木構房子發出「格格格格」的震響聲,持續搖晃一分鐘左右,才慢慢恢復平靜。

此時此刻,左鄰右舍一個個嚇得驚魂未定,都不敢馬上回家,站在馬路邊相互安慰,訴說著剛剛虎口逃生的驚險場景。原來,這地動「房」搖可怕的一幕,正是洛杉磯南聖蓋博谷發生四點三級地震,而我家正處在震央。一聽「震央」,我不覺渾身抖了一下,毛骨悚然,想想還真有點後怕,如果這地震級數再往上跳一跳,後果真不堪設想。所幸這次地震無人傷亡。

其實洛杉磯就處在地震帶上。二十六年前,洛杉磯發生北嶺大地震,造成上萬棟房屋建築被震塌,六十多人喪命,九千多人受傷,兩萬多人無家可歸。地震所帶來的災害歷歷在目,記憶猶新。我住洛杉磯三十年,大大小小地震也耳聞目見不少,但親身經歷「有感地震」並不多。

一次,洛杉磯發生四點六級地震。那天地震突如其來,我正好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雖說那次我家所處位置不在震央,但地震來勢洶洶,我還來不及起身,只見餐桌上一盞水晶大吊燈被震得像盪鞦千一般在空中飛舞,再加上木屋發出「格格」震天響聲,恐怖極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奪門就逃。

洛杉磯不少人稱之「天使之城」;由於很少下雨,又被譽為「陽光之城」。但二○二○年後,洛杉磯進入「多事之秋」,「天使」變臉了。疫情之下,從三月初起,我就被迫宅在家,足不出戶。之前,我的生活過得很充實,背著相機東奔西跑,尋朋呼友,集會派對,忙得不亦樂乎。疫情來襲,人們都被「禁」在家,我也只得由「動」 變「靜」 ,出門戴口罩,罩住自己,保持人與人之間距離。

生氣勃勃的好萊塢影城,也一下子也不見人影了。半年多熬過去了,但我們城市疫情尚未向好。預計,這「呆頭呆腦」的日子還得要再熬一陣子。

可萬萬沒想到,疫情沒過,洛杉磯山火又夾道而來,擾亂我們生活。我家附近城市山火肆虐,藍天白雲變成紫紅色天空,我只得將家中門窗統統關閉,嚴防煙霧鑽進室內,我只得每天戴著口罩,防疫又防煙塵灰粒。

「天使之城」 一波三折,疫情、山火、地震「三箭」齊發,「天使」變臉了。疫情之下,人們的生活形態、人與人之間距離也許會有所改變,僅管城市多災多難,但我仍喜愛這座我熟悉的家園,並堅信「天使之城」總有一天會再「翻瞼」,回到那陽光普照,春滿園的綠色生活。

地震 洛杉磯 疫情

上一則

四四巨龍憶當年(上)

下一則

夏夜屋頂好睡處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