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染疫亡增11例、確診增107例 陳時中:6成解隔離

94歲金山華裔婆婆遭刺傷 影像曝光 無人及時伸援手

居家防疫挨家造訪

今年三月,州長紐森發布居家令,大家多半足不出戶,但自八月中旬,我卻一周四天到附近挨家敲門、做起全美人口普查員 (Enumerator) !大半年來,遠距教學、會議、健身等,都可在網路上進行;但人口普查員的工作必須登門造訪。

年初看到人口普查局徵員,發現當普查員不只可以健行、與人聊天,每小時還可領二十一元工資,很不錯呢!便登記報名。要當聯邦臨時員工手續有點繁雜,先要通過性向測驗、電話口試。因疫情蔓延,指紋及背景調查由三月初延至六月底,八月參加室外新雇員訓練,領取了普查記錄器及相關資料袋,宣誓後便正式上工。

接下來九天,上了三十小時網上課程,還有電話連線總複習,最後測驗我以九十高分通過。隔天便開始挨家造訪,我選的是下午三點到七點,原以為疫情期間居家者多,但每天有五成左右沒人開門。照規定不能空手而歸,需要訪問左鄰右舍,開門率一樣不到五成,即使有人應答,也不知隔壁到底住了幾人。

人口普查訪談雖不輕鬆,但一些有意思的見聞,平添不少樂趣。頭兩周,分配到的住戶都離我家不遠,我心想有可能碰到熟悉的鄰居,一次我如常按鈴又敲門,一位三十出頭的年輕人光著上身、裹著白浴巾急急地衝出來。我正納悶,他卻先開口 :「你是Justin的父親嗎?」他一下就認出我來,讓我很驚訝,「我是J, 你不認得我了? 是Justin的同學呢。」此時我才認出J是我兒子的初中高中同學。

訪談之後聊了一下,知道他醫學院畢業,實習完畢,正在南加橙縣找工作。沒想到疫情之下,醫生的工作也不一定好找,有點始料未及。

第二周下午,連著三家都沒人應門,轉身正要離開,「咿」一聲讓我停住腳。一位金髮十來歲女生探出頭,我趕緊出示證件,表明來意,問她父母是否在家?不巧皆不在家,還好她剛滿十五歲,符合最低年齡要求。這一家有五口,她的父母、祖父母及她,可是填姓名時,才發覺竟然有四個不同的姓氏!可能她們是約旦移民,妻子不從夫姓,且爸爸是繼父,所以只有媽媽與祖父是同一姓氏。這可把普查局的親屬關係程式搞糊塗了,必須人工修正,又費了我兩倍時間。

到了第三周,開始好奇爾灣真的沒有非裔居民嗎?結果開門的是位年輕非裔帥哥,態度和藹。他夫妻一家三口,同一姓氏,是標準十分鐘内可以填完的。問到他的生日,一九八九年生,今年三十一歲。輪到他太太,小他兩歲,卻說是一九八七年生,「太太比你小兩歲,她應該是一九九一年生的啊,怎麼是一九八七年呢?」他笑著說:「對喔, 我數學不太好。」這非裔老弟算術不是普通差,連太太兒子的生辰年分都搞不清,讓人莞爾!

四周下來總共訪談兩百四十戶,會開門的約有三分之一,其中有半數因各種理由不接受訪談,真正當場完成填表的不到四十戶,成效並不大。開門見面的以亞裔為多,其中又以華人居上。我想爾灣本來亞裔就多,而白人可能相對較重視人口普查,早已填表了。若能訪談兩千四百戶,以相同比率,估計二○二○人口普查結果,亞裔會趕上白人,變成爾灣的多數族裔了。

人口普查 亞裔 疫情

下一則

葡萄酒達人林裕森 返璞歸真的自然派理想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