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輝瑞補強針打不打?CDC:可先諮詢自行評估

德國大選 社民黨蕭茲宣布尋求與綠黨、自民黨組閣

「醫」比三家不吃虧

記得三十四年前初來乍到,為了孩子入讀的學校要求繳交他們的牙齒檢查報告,我們找到一個台灣來的牙醫,所幸兩個孩子都沒蛀牙;沒想到給孩子檢查完畢,醫生竟要我也坐上診療椅,因為他看我牙床色澤鮮紅,肯定是牙周病,還說:若不盡快手術治療,十年後,保證牙齒全倒。我們當時沒有醫保,只能推說以後有空再議。

從此我嚴格自我要求:三餐後不但刷牙,還含鹽水兩分鐘,而且餐間不吃任何零食,雖然少了許多食趣,卻也因此避免發胖,一晃三十多年過去了,幸好沒有被那個牙醫言中,牙齒仍然健在。

剛來不久,有個朋友差點因久咳不癒到鬼門關走一趟,他感冒咳嗽甚至咳到吐血的地步,法拉盛一個華人醫生看到他的X光片,左肺上方有一大片透明陰影,斬釘截鐵斷定是肺癌,需要立刻開刀,但他當時沒有醫保,未予理會。

後來腥臭的咳血必須一盆盆地往馬桶倒,只好送醫院掛急診。胸腔科主治大夫給他注射盤尼西林和一些消炎藥後,沒想到病情急轉直「上」,第三天再照片子,透明陰影竟消失地無影無蹤。醫生分析,肺部的膿血可能肇因於口腔膿血誤入氣管,一問之下,他有牙周病,上次洗牙流了不少血,可能誤入氣管,因此導致肺化膿。

十幾年前,外子還能健步如飛的時候也曾久咳不癒,達數月之久,可憐身患糖尿病的他,為了止咳,不知喝了多少瓶會增加血糖的咳嗽糖漿和川貝枇杷膏,房間始終開著藥水噴霧器,但都不管用,還是日夜咳個不停。家醫束手無策,只好推薦他去看肺專科,醫生問診後,劈頭就問:吃什麼高血壓的藥?我告知藥名後,他立刻要外子停止服用,因為那種高血壓的藥會引起一半的病人咳嗽,他改開別的降血壓藥,迅即止咳。我們當時的家醫竟渾然不知,害他猛咳了好幾個月,還以為自己得了肺癌。

十年前外子開始走路不穩、動輒跌跤後,我先陪他看法拉盛的華人神經內科醫生,他認為是帕金森氏症,吃了一陣藥也不見改善,改去看長島北岸醫院的神經內科,幾經檢查之後,他神色凝重的告訴我們,是小腦萎縮,還說:「我但願能告訴你們是帕金森氏症。」

噩耗當頭,心有未甘,我們又轉去曼哈頓哥倫比亞醫院看一個南韓醫生,他也認為是帕金森氏症,問題是外子手並不顫抖,而且服藥後越來越難行走。只好再另請高明,終於在醫生兒子的大膽假設,和上州Winsome 醫院、北京來的李京醫生的小心求證下,確診為常壓性大腦積水,並藉著裝設引流器(shunt),外子得以重新邁開腳步,其間親友陪著四處求診整整折騰了三年多。

其實這種烏籠誤診磬竹難書,我還有個以為痔瘡發作的朋友,腸胃科醫生竟要她立刻去醫院掛急診,「因為肛門旁的膿皰,可能是大腸腫瘤外溢」,還好家醫用針戳破她的膿疱,塗上藥膏,立刻藥到病除。如果她當時信以為真去掛急診,豈不是小題大作,自找苦吃嗎?凡此種種均證明:「醫」比三家不吃虧。

高血壓 法拉盛 華人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