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首度動用反外國制裁法 制裁7美國人員和實體

紐約上州夏令營 31名兒童感染新冠

鹿徑

鹿徑顧名思義,就是鹿走的小徑。這是我初住進這片山林,愛打獵的同事指點我認識的。辨別鹿徑的主要方法就是看地面,被踩得比較平整、一呎來寬的路面,還有看兩邊灌木,低枝葉被齧食的情形,鹿喜歡某些灌木的嫩葉和花,如野生杜鵑花。但只會吃到我們腰部略高一點的部分,所以灌木如果只是低處枝葉稀疏,嫩枝尖端是被啃斷,上部茂盛,那就是鹿的傑作;高處的嫩枝葉被咬得狼藉,且散落一地,那就是松鼠幹的好事了。

雖然鹿走出的小徑很窄,因牠的身軀不大,蹄步也不寬,高些的枝葉也還在,不是那麼便於通行,但在人跡罕至的林裡,還是比完全沒路要好些。鹿徑很少是直線通到某處的,如有比較直的大概就是通到水源。其他都是迂迴曲折,繞來轉去,以我們人的眼光來看,好像就是漫無目的亂逛。

但試想,鹿主要目的是找食物,且不厭吃回頭草,那路是吃出來的;而且以鹿的眼光來看這林,本就是家,還要到那裡去呢?我在樹叢中也覺得十分安穩舒適,想想我們的遠古祖先,不也是和鹿一樣以大自然叢林為家嗎?只是現在「文明」了,把自已和自然隔離開來,這家反而變得陌生了。

早期我也曾披荊斬棘,開出幾條可以勘查我家林地邊境,和可去溪邊瀏覽的小徑,但因只有妻和我兩人,不常走,不久就又被樹枝藤蔓長合在一起了。幾番奮鬥之後,我乾脆放棄,就直接走鹿徑了。

其實隨鹿徑而行蠻適合我的。我在林間多是沒有特殊目的地漫步遊逛。鹿隨有好吃枝葉、山果、橡實等而行,我則隨有好看的花樹而行,我們行蹤本就常重疊,因季節或小有不同而已。春天我看罕見的山花,鹿吃嫩葉;秋天我看艷麗樹葉,鹿吃落下的山果;鹿到溪邊飲水,我到溪邊看沙上各種鳥獸蹄跡,和悠悠流水舒展情懷。我有時會靜靜坐在鹿徑旁的大石,或倒下的大樹幹上,閒眺遐想,那時偶爾會有鹿因不意見到我,急閃而去,我雖會有被誤認為獵人的忿忿不平,但再想總不能期望鹿先來驗明正身再走吧!也就自覺可笑。

我家林地的鹿徑對鹿和我來說,都是很安全的。因我不打獵,但在別家林地的鹿徑,九月中到次年一月中是狩獵季,就不安全了。我就在接壤不遠處的鄰家林地看到他們的獵鹿架。那是獵鹿人在鹿徑附近樹上做的一個架子,一般離地五,六公尺高,因地形和可用大樹而異,用來隱蔽自己,坐在上面守候鹿經過時,以便射殺用的。

秋天又到了,獵鹿季開始,鹿懂得趨吉避凶,我家林裡鹿徑可能行蹤又會頻繁起來,也將是我穿件厚夾克,去享受秋林華艷的簇擁,和鹿不謀而面的時候了。

邊境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