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境內暴力威脅加劇 國安部罕見發「恐怖主義警訊」

一洲焦點/誰辦公室離拜登最近?停止遣返令遇阻、北京急欲接觸

自己醃酸菜

旅美不久,妻子就開始自己醃酸菜,使全家人,尤其是留學定居美國的兒子、兒媳,以及在美國出生的小孫子,隨時都能吃到想念的東北酸菜,進而滋養了舌尖,慰藉了鄉愁。

自己醃酸菜,緣於我和妻子赴美第一次吃到兒子購買的酸菜,不光我們倆感覺超市裡的酸菜味道不夠純正,就連在美生活近十年的兒子、兒媳也坦言:「沒有家鄉的酸菜好吃。」

聞聽此言,妻子揮手宣布:「我們自己醃製」。妻子先讓我找來一個小塑料桶和一塊小青石,後差遣我前往附近超市購買大白菜。美國大白菜好便宜,一美金三磅,我按妻子指令一下子購買六大顆。

當時,我不會開車,靠著自行車車把搭掛和後背肩扛弄回了家。妻子瞧見我滿頭大汗,有些感動,當即將大白菜卸下掰幫沖洗,裝入酸菜桶內,並撒上一層鹹鹽。之後又放進兩顆小白菜,再撒上一層鹹鹽,直至裝滿小桶,壓上那塊小青石。

經過幾次排陳水,續清水,一個多月後,酸菜醃成了,很成功!兒子、兒媳吃到酸菜炒粉、排骨酸菜湯之後,大呼:「這才是家鄉酸菜的味道!」趕巧,兒媳的二姨光顧造訪,我們在奉上以上兩菜肴後,又包了兩大盤酸菜餡餃子。二姨吃過也連聲感歎:「這酸菜味兒真正,好幾年沒吃到了。」就此,二姨臨走時,我們將剩餘餃子和兩小顆酸菜相贈,讓她捎給女兒品嘗。

乘興續醃酸菜,不料一個月後,酸菜出現爛幫、爛心及腐臭現象。分析原因,一是此次購買的大白菜太便宜,質量不夠好,二是酸菜桶放在室外,整日被驕陽曝曬,暑熱熏烤,容易過早發酵腐爛。找到癥結,立即整改。當天購置幾顆質量上乘白菜,並把酸菜桶挪進客廳隱蔽角落。這桶酸菜隨即恢複完整相貌、純正味道,全家人品嘗之後一同倡議:將剩餘酸菜切絲包好,送入冰箱泠凍起來。

從此,我家醃製酸菜形成良性循環,隨醃隨儲,隨用隨取,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不間斷。特別是逢年過節,我家餐桌上,幾乎每天都有東北酸菜製作的佳肴。

去年初,我家遷到天普市,不光攜帶了剩餘的冷凍酸菜,而且及時從老墨超市購買了標準的塑料醃菜桶,醃製起搬入新家的第一桶酸菜。實話實說,比較而言,新區域超市白菜價格略貴一些,不過,常有打折之日。每周二看到郵遞員送來超市廣告信息,妻子便發布命令,翌日我騎車或駕車前往購買。

由此,我家新酸菜桶一直滿載醃製酸菜,即便今年新冠肺炎病毒肆虐,高溫酷暑之際,妻子也是隔三差五將酸菜炒肉、脊骨炖酸菜、酸菜餡餃子擺上餐桌。而每次開飯前詢問孫子:「想吃啥?」小傢伙即刻連聲叫嚷:「酸菜包包,酸菜粉肉拌飯!」

美國 天普 高溫

下一則

與鳥為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