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1.83億人已打疫苗 27.3%完成接種

舊金山華人車行遇劫 狂匪搶車撞人 東主:仇恨犯罪

我與蜂鳥

圖╱憶畹
圖╱憶畹

日前拜讀家園版甄書華的「蜂鳥奇緣」,使我也想寫下我與蜂鳥多年相處的經驗。記得有一年在猶他州旅遊時,在一家旅館的花園看到好幾隻美麗的小鳥飛來飛去,問了侍者才知道那就是蜂鳥,店家掛著餵鳥的飼器,專為吸引這小鳥來覓食。這頭一次與蜂鳥的近距離邂逅,說是驚艷也不為過。

回到家以後,我們也學樣掛起蜂鳥的飼器來吸引牠們的到訪。其實牠們的要求不高,只要四比一濃度的糖水即可。我家廚房窗外的陽台邊有一棵小樹,枝幹恰好可以用來掛一個蜂鳥的飼器。為了這個飼器,我們試了好幾種,有些會引來螞蟻,有些不容易清理,最終敲定這個上方有小設計能防止螞蟻入侵,下面有四朵大紅花並有小橫槓給鳥兒站著。一切就緒,附近再放幾盆紅花更好。

當春暖花開時,我們就準備好糖水和飼器,巴望著蜂鳥的隨時到來。每年,我們都在日曆上記下哪天蜂鳥來了,哪天牠們離開飛去南方,這可是大自然循環的大事哦。

在我們居住的馬里蘭州,蜂鳥大約五月初顯蹤,十月初飛走。今年五月一日看到第一隻蜂鳥來覓食,我們都很興奮,但只看到幾次,猜想這些可能是過路的蜂鳥,在飛往更北方的途中,需要休息和補充。直到六月初,才有蜂鳥在我家後院落戶常駐。

先來了一隻,牠每次倏一下飛來,匆匆吮吸幾口,又倏一下飛走。起初我不敢走近,怕把牠嚇跑,只是隔著窗子靜靜地觀察。然後我試著每天早晚坐在戶外的陽台上看報紙,再偷偷注意小蜂鳥的來去。漸漸地小鳥習慣了,看到我也不會急著飛走。

傍晚日落時分,小鳥吃飽後會停在樹枝上休息,靜靜地看著我或是看日落。牠會很悠閒地用長長的啄子梳理牠的羽毛,也會像貓狗似地用小腳爪快速地抓梳頭部,牠會將啄子在樹枝上左右抹搓,還不時伸出特長的舌頭,大概是在清理黏了糖水的嘴巴。這段時間我會目不轉睛地看著,好像在看一幕精采的大自然實境秀,不敢稍動。

日落以後,天空還泛著餘暉時,也就是蜂鳥回到樹林裡去睡覺的時候。這時我還坐在陽台上,沉浸在不一會兒前小鳥飛到我面前停留了幾秒鐘,好像是在同我道晚安的溫馨回憶裡。牠們有時也會嘶嘶嘶地飛到窗前停留數秒鐘,好像是在感謝我們的餵食,也有可能是要告訴我們飼器裡的糖水不新鮮了,果然,當我們換了新鮮的糖水後,牠又馬上飛回來了。每天的洗碗切菜等家務,因為能同時觀賞小蜂鳥的來去動靜,不但不覺枯燥,反而感到樂在其中。

從原來的一隻,來了兩隻,最近來了三隻蜂鳥,有一隻公的,兩隻母的。牠們的背部多呈綠色,在陽光的反射下,好像綠寶石的顏色;公的脖子上有一圈紅色的「圍巾」,煞是美麗。

當夏日過後,初秋來臨,也將是我向蜂鳥道别,祝牠一路順風,明年再見的時候。

猶他州 旅館 馬里蘭州

下一則

倫敦交響樂團指揮拉圖「跳槽」德國 衝擊英古典樂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