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美國國鐵蒙大拿州出軌 已知3死至少50傷

中國發布新疆白皮書 否認「種族滅絕」指控

豐收後的沮喪

長島住家的後園極宜種一季菜蔬。

種菜的準備是上年臘月開始的。趁過年大魚大肉,廚餘也多,備好了幾個裝貓砂的空桶攢起,就是些扔下的黃葉、削下的果皮、啃剩的雞鴨魚肉骨頭,乃至蝦殼蟹殼蛋殼、殘羹剩菜。隔三岔五地提到後院,挖開菜畦,空地把廚餘埋下。離種菜的季節還有兩三個月,爭取所有種菜的菜畦空地都上一道這廚餘作底肥。有點髒,有點噁心,但心裡明白,來年的瓜蔬會因此長得好。

五月中旬,春末夏初,天氣漸熱。迫不及待地翻鬆空地菜畦,前段埋下的廚餘已腐熟成肥,尚可見些蛋殼骨頭。空地點穴種下冬瓜、瓠瓜、絲瓜、苦瓜和買來的西紅柿、茄子、辣椒苗。菜畦耙平,撒下蕹菜、萵苣、生菜等菜籽。午時趁熱澆灑點水,幾天功夫,種子嫩芽都探頭探腦冒出土面,心中的欣喜盼望又多了幾分。

六月初,暑熱初至。那瓜類都長出幾片真葉,甚至生出幾根觸鬚,趕緊間苗留下幾棵壯的,還得搭棚架供它們爬藤蔓延。四季豆和絲瓜、黃瓜苗見天竄出幾尺高,急忙尋幾根竹竿插上利其纏繞攀援。菜畦上蕹菜、生菜已寸長綠遍,西紅柿、茄子、辣椒苗枝葉也長得扎扎撒撒,得加面肥和鬆土。事情不少,忙得不亦樂乎,心中呈現出瓜蔬繁茂的景象。

六月底七月初,瓜棚上已是藤蔓鋪滿,瓜葉挨挨擠擠,瓠瓜開著白花,冬瓜開黃花。架下綠蔭漫地,冬瓜掛果已大如籃球,要找個網兜兜起吊好,小瓠瓜則如枝枝棒槌;苦瓜、絲瓜枝蔓亂竄,得牽幾根繩讓它攀爬;蕹菜、萵苣都有尺把高,可以抽拔食用;黃瓜正盛果期,每天都得挑幾個摘下,帶刺的才脆嫩。

天熱,午晚兩次澆水,閒時都在後園巡視,都找得到事做,西紅柿、茄子、辣椒因掛果重而傾倒,找根桿子插上綁好扶正,攀爬不到位的瓜藤用細繩綁上牽起的繩上。不然就鬆一下畦土,除幾棵雜草。事多且有收穫,忙而愉快著。

七月中旬處暑,春末夏初種下的的瓜蔬已入豐收時節。後院棚架上冬瓜圓碩,瓠瓜懸掛,絲瓜數垂,苦瓜翠綠。菜畦間蕹菜勃發,生菜水靈,清蔥挺拔,韭葉披拂,秋葵黃花綻放,枝葉間葵果尖翹。西紅柿紅通於綠葉中,茄子紫黑在枝條下,後種的扁豆更是鋪天蓋地般長滿架上。

每天都摘幾種,炒上幾盤,自家種的瓜蔬清甜鮮嫩,口感比超市買的強多了,還急忙忙地把多而不及食用的送與左鄰右舍。然豐收已望,心卻有點虛了。

季節將過,園中不再搭架,不再牽繩,不用綁藤,不用施肥,無須鬆土,無須拔草。入秋後,雨水又勻,三五天灑一次,澆水都免了。每天巡視菜地,啥也不用做,心也不用操,拿來即可。希望已達,心中的那份盼望就沒了,無事可做,身上的那份好動也就歇了。豐收心喜,收穫不少,卻生出了幾分無聊,幾分沮喪。

長島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