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5.9%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增78例本土確診、死亡6例 陳時中:雙北高風險

就是愛女兒

那一天晚上獨自慵懶地躺在玻璃屋的沙發上看星星和月亮,電話聲突然響起,原來是台灣的大哥來電。

這陣子大哥比較少來電話,想必還沉浸在媳婦懷孕的喜悅中。接通了電話,聽到大哥的聲音有氣無力,正覺得納悶,大哥說了:「老爸那天突然來電話,問我媳婦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我急忙簡訊兒子,得到的答案是『女孩』,當我把這個消息告訴老爸時,他好像很失望的樣子,實在讓人心疼,可是生男生女這種事又不是我可以控制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其實我和大哥心裡都明白,老爸是非常重男輕女的,從小到大我們都生活在這樣的氛圍裡。我早已經習慣,所以也不會去抱怨或是爭取什麼,因為在我成長的那個年代基本上大家都一樣,誰也別笑誰。

聽了大哥的抱怨,我只能耐心安慰:「大哥,我覺得你應該發揮你的三寸不爛之舌去說服老爸,告訴他有女兒真的很好,又乖又貼心,長大了還會記得什麼叫做「孝順」,我女兒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況且時代不同了,孩子們願意生小孩就很了不起,生男生女就順其自然吧!」

其實年輕時,我就知道沒有辦法改變老爸根深蒂固的思維,我只有默默許下心願,將來如果結婚,一定要生個女娃娃。

因為太想要生女兒,懷孕時我在牆上貼了各種可愛的女娃娃照片,一有空就對著照片微笑,或是說一些悄悄話,買的新生兒衣服也全是粉紫或粉紅色的。醫生因為怕我會失望,所以也沒有特別幫我做性別測驗,以免影響我懷孕期間的好心情。

我的鄰居們好像個個都閒著沒事做,白人夫妻和日本太太們認為我會生女皃,墨西哥和韓國鄰居則猜我會生男孩,大家還下了賭盤,聽說參加的人還不少。所以小孩出生後,雖然我人還在醫院,可是家裡卻來了一些熱心人士專門來打聽我到底是生兒子還是生女兒。

記得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六下午,我在醫院辛苦了十幾個小時,醫生來看了三趟,中間還抽空去打了一局高爾夫球。當孩子出生時,一般人都急著數嬰兒的手和腳指頭,而我第一句話就是問醫生:「是女娃娃嗎?」

「一舉得女」應該是我這一生最得意的成就之一。我覺得有女兒真好,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們一起度過的無數個美好時光,和那些點滴在心頭的甜蜜回憶。我喜歡女兒,也喜歡養狗女兒。對我而言,女兒是我的貼心小棉襖,而狗女兒是我的貼身小圍巾,她們都帶給我滿滿的溫暖和幸福。真的,有女兒真好!

台灣 墨西哥 日本

下一則

退休工程師變院長 他開「玩具醫院」延續玩具生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