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4000人染疫亡 學者李毅笑稱:等於沒人死

川普再踢鐵板 內華達州最高法院確認白登勝選

舊書香滿屋

去年合唱團在僑教中心練唱,偶爾早到,就到附設的中文圖書館裡看看報章雜誌。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發現圖書館藏書好像突然多了起來,竟然可以汰舊換新,玩起「你丟我撿」的遊戲。

有一回發現大桌上有一疊舊書,很可愛地標明了「歡迎領養」的牌子,自此以後,每隔一陣子,總要收留一些退役書籍。忙得沒時間看,先領養的還能在房間的書架上找到一席之地;次到者,則層層疊疊暫居大書桌上;最後晚到的,只有委屈地窩在房間一角的地毯上。想不到一年下來,已經是舊書香滿屋,主人頭如斗了。

疫情禁足的最大好處,是有了閒暇整理這些嬌客。先從無處容身、橫陳地毯上的一本本開始瀏覽翻閱,有些讀來興趣盎然,整本看完把它放在想保留的一邊,有些翻翻覺得不合興味,就只有棄入書報回收桶裡了。不過還真撈到幾本好書!

高陽的一套四本紅樓夢斷及兩本雜文小說,先後都躲在舊書堆裡。再次閱讀它們,大作家對曹雪芹家的起伏跌宕描寫得淋漓盡致,再次讀它,仍有一番「眼見它起高樓,眼見它樓塌了」的感觸。回想初中一年級時,教室就在圖書館旁邊,一下課就往圖書館鑽,除了陪著七俠五義西遊記裡面的眾仙俠,遊蕩於幻想世界裡,甚至還不知所云地啃完紅樓夢。

那一年的最大願望,是將來一定要能「閉門家中坐,書香盈滿懷」,坐擁書城夢自此築起。如今即使坐擁舊書城,心中也很愜意。

有一套十二本的注音符號歷史故事書也被我網羅過來。記得收留它時,就想到要利用注音符號,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不認識的字是「有邊讀邊,無邊讀中間」亂猜亂讀的。我的國語一向說得還算標準,注音符號自認也是強項,讀完這十二本,竟然只有一本故事書沒有一個字讀錯,其他和字典校對過後,每本都有三五個字或念錯或不認得,真是汗顏。

有一本老、薄、小的珠璣小品,尺寸比一般書要小兩號,只有一百二十頁,真的又小又不起眼。收留它時,看它既新也乾淨,打算很快翻完就丟的,沒想到竟是一本精選民國以後老中兩代,如茅盾、徐志摩、郭沫若、許地山……等名作家的精簡小品,大部分都絕無贅字冗辭。

其中許地山的極短篇「蟬」寫急雨之後,蟬兒跌到地上,備嘗辛苦爬上樹根,又被「松針穿不牢的雨珠」打跌到地上……。結語才真正是畫龍點睛妙到巔峰:「雨珠,你和他開玩笑嗎?你看螞蟻來了,野鳥也快要看見它了!」看官讀者,你著急不著急?心疼不心疼?這篇短文確切算過全文僅長一百字!雖只敘述一件事,但言簡意賅,雋永傳神令人佩服。

這陣子提筆寫「老照片說故事」徵文,每篇限定五百字,我篇篇都超標,真不知許先生是怎麼做到的?這本小書是我的作文範本,文筆精簡有深意,是我未來提筆的方向與期許。

退役書刊明顯意味著老舊。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所以仍有許多寶貝舊書高踞案頭,這下子我成了「舊書香滿屋,主人樂呼呼,醉臥書滿室,開懷擁幸福」的大富翁了。

圖書館 疫情 小說

上一則

我教忠字舞(下)

下一則

米夢成真(七)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