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4000人染疫亡 學者李毅笑稱:等於沒人死

川普再踢鐵板 內華達州最高法院確認白登勝選

黃命也貴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在美國開車而不吃罰單,非聖人而不能為。但我的第一張交通罰單之所以令人耿耿於懷,並非只因它是頭一遭,更因它的離奇曲折,過程中我這個文弱書生竟被一個黑人警察推傷,至今思之寒心,也許可借用甚囂塵上的「黑命貴」口號,為「黃命」之不賤而呼叫一番。

三十二年前,我還在密蘇里州的哥倫比亞小城攻讀學位,剛買了輛二手車。五月中的一晚,我和妻子開車去同學家辦事,回來時已近十點,在漆黑郊區一個有停車標記的十字路口,我停了一下,但沒停死就又起步。不料,緊隨我後的正巧是一輛警車,它隨即亮起耀眼的閃燈。

生平第一次被警察攔截,心中不免忐忑。按中國人的思維,我主動下車向警車走去,意欲向警察道歉,卻見一白一黑兩個警察也開門下車朝我走來,那黑警厲聲喝令我返回車中,我遵命,返身折向自己的黃色小車。

就在這當口,那黑警突然加快步伐,從我背後用雙手猛力一推,使我的雙膝重重撞到後保險桿上。坐在副駕座的妻子見狀,顯得吃驚和不知所措,此刻那個白警和善地安慰我妻別緊張,同時示意我回到駕駛座上。兩個警察給我開了一張未在停車標記前停死的罰單,隨即揚長而去。

生平破戒吃了罰單,自然心生不快。只是你開罰單就是了,為什麼還要武力相向,使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學生連膝蓋都撞破呢?次日我去醫院拍片檢查,幾個護士聽了我的遭遇,異口同聲地認為這黑警太過顛狂。正好密蘇里大學國際學生辦公室有免費法律諮詢,於是我找到一位律師申訴,他在七月份為我向當地警局發出一封指控警察濫用武力的抱怨信。一直等到九月底,警局才給律師回覆,稱警局內部調查的結論是「事態未決」(undetermined)。

律師解釋,雖然這個結論不盡人意,但只要想想警局通常總是袒護警員,所以「事態未決」實已示警局之理虧,應可接受。我想,畢竟我只是個無足輕重的外國學生,欲得警局的正式道歉和全盤正義,只恐心有餘而力不足。何況哥倫比亞市府還同意支付我的醫院檢查費用,見好就收吧,便在「同意不再進一步追究」的協議書上簽了字。

至於那張罰單,因我的小車當時剛載我們全家去加拿大長途旅遊歸來不久,剎車確有鬆動,於是我乾脆讓車行把四個車輪的剎車片全都換新,以修車發票為據,向交通法庭提出機械故障的申訴。法庭讓我參加一個半天的交通安全學習班,撤銷了那張罰單。

叫人意想不到的是,又過了些時日,當地報紙在頭版刊登一則新聞,一個黑人警察酒駕被捕,原來就是那個推我致傷的黑警,實乃人渣一枚。

靜下心來反思,我與美國警察第一次交手的最大教訓是,做人確應循規蹈矩,看到紅色停車標記就該切實停死,不應心存僥倖。再者,多數人皆知,被警察攔截叫停,只能按西方思維,在車內端坐勿躁,乖乖地等警察來敲你的車窗。可嘆當年我連這等起碼常識也欠缺,才衍生出這段倒楣軼事。

更重要的是,如果自己的正當人身權利受到侵犯,不管濫權者是白警還是黑警,我們都理應勇敢挺身,維護權益,而不自甘示弱,任人宰割。我們亞裔似乎不善出頭露面,上街示威,頓足吶喊,但我們的黃命絲毫不比其他任何命低賤,絕不可自輕自棄。我慶幸自己找到了一位講究正義和樂於助人的美國民權律師,總算沒落得一個啞巴吃黃連的結局。

警察 美國 黑人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人生第一筆獎學金

下一則

龍鳳手鐲(一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