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金正恩:北韓必須對美做好「對話、對決」兩準備

甫獲密大雙碩士 23歲中國女留生 玩槳板意外溺斃

味之山妖

今年春節期間,我去德州與妹妹、媽媽團聚。做飯時,媽媽拿出一小瓶濃稠的黃液體,說是回重慶老家時輾轉帶來的山胡椒油。我一見喜出望外,以前只知道有山胡椒醬,現在技術進步,商家周全,可以提煉出油了,要不然也無法帶來美國

山胡椒醬一般都是家庭自製的。新鮮採摘的山胡椒洗淨晾乾,把一粒粒翠綠的山胡椒從枝條上摘下,放入石研缽,加鹽和大蒜一起舂,山胡椒砸破後,露出裡面黑色的內殼,再繼續搗碎,一直砸成細茸,倒在容器裡,潑上大量滾燙的熱油即成。密封保存,經久不壞。

我家離開老家多年,平時見不到山胡椒醬,只有親戚遠道而來才會給我們帶上一點。山胡椒醬的用法跟辣椒醬差不多,但我家只在夏天做涼麵才用它,醬油、醋、蔥、薑、蒜、鹽、糖、香油、胡椒粉、油辣椒……,十幾種佐料拌成的汁,再加上山胡椒醬,有它沒它大可大不一樣。

山胡椒氣味特殊,有胡椒的辛香味,有薄荷的清涼感,也有檸檬草的芬芳。一放上山胡椒醬,拌出的涼麵就有了重慶本鄉本土獨一無二的味道。我爸爸多少年念念不忘老家「廖胡子」麵攤,做的涼麵就是放了山胡椒的。

德州的冬天雖然不冷,但終歸不是吃涼麵的季節,我們用山胡椒醬調味做了個涼拌菜。我那江蘇籍的妹夫嘗了以後評論道「有塑料的味道」。我大驚,真是我之熊掌,人之砒霜。也忽然明白了為什麼把山胡椒叫作「妖」,喜歡的愛得要命,不喜歡的避之不及。山胡椒的故鄉在中國南方,只有山上野生的,人工無法種植。要採摘它必須上山,在人跡罕至的深山,還要有運氣才能碰上。它就像傳說中難得見到的山林之妖。

媽媽帶來兩瓶山胡椒油,一瓶她們留在德州自己用,另一瓶給我。不巧我的機票只能帶隨身行李,那一小瓶山胡椒油容量超過了飛機對隨身行李瓶裝液體的容量限制,有可能會被沒收。我媽勸我要不就別帶了,我不甘心。結果那晚一夜做夢,夢的是跟機場安檢人員鬥智鬥勇、苦苦哀求,想方設法要帶上飛機。

後來,我媽騰出兩個小藥瓶,將一瓶山胡椒油分裝在兩個小瓶裡,容量就合乎規定了。我再包上保鮮膜、捆上線繩封口防漏,放在行李箱最外側,準備時時查看,小心關照。

最近偶然聽說雲南菜裡常用木姜子,本能地覺得它要麼就是山胡椒,要麼是它的近親。一查,果然差不多,還意外地發現山胡椒有許多詩意的別名:山蒼子、青皮樹、過山香、野胡椒、大澄茄子、沙海藤……,甚至還找到它的英文名Litsea Cubeba。

只要它的英文名不是中國胡椒,就說明中國以外也有人食用它。馬上去購物網站搜索,幾十個袖珍小瓶都是不同品牌的Litsea Cubeba精油,只要一鍵點擊就能送貨到家,頓時心花怒放。

德州 中國 美國

下一則

傳奇女牛仔史詩級藝術收藏 紐約5月開拍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