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傳賀錦麗即將辭參議員 為宣誓就職副總統做準備

不怕再被下毒 俄反對派領袖搭「勝利航空」回莫斯科

傷痕

在商場碰到海倫,她戴著口罩,要不是她和我打招呼,我不可能認出她。我們將近二十年沒見面,最後一次見到她時,還是南加大的藥科學生。

我在越南認識海倫的母親時,海倫還沒出世。一天,巷裡搬來一戶人家,一個二十來歲的婦女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小孩,他們的出現引起一陣騷動。女人化著濃妝,衣著更是時髦;女孩是金頭髮,男孩是黑皮膚的混血兒;這女人還帶著一個女傭人。巷裡好奇的孩子圍著她家門口觀看,大人們也伸長脖子注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接下來的日子,驚奇的事不斷發生。兩個孩子竟有校車來接送,那意味著他們上的是昂貴的貴族學校。這女人白天不出門,只見到女傭人上街市買菜。黃昏時,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上班去了。我家和他們家中間只隔了一間屋子,他們家發生的事我幾乎瞭若指掌。偶爾,我見到女人帶著一個白皮膚或黑皮膚的美國大兵到家裡來,我好奇問父母,都被他們斥責。

那時候我六歲,和金髮女孩年齡相若。女孩非常調皮,女傭人總在女主人上班後對女孩施暴,雞毛撢打在身上的聲音夾雜著女孩的哭聲,在夜晚格外清晰。鄰里不明白這女傭為何如此大膽?直到一天聽到女人也動手打女兒時,才終於明白,原來女傭是得到女主人的許可來管教孩子。

慢慢地,從巷裡大人們的口中,我終於拼湊到一些蛛絲馬跡:女人十幾歲時家住在鄉下,夜間越共時常出沒,國家軍又不斷掃蕩,不勝騷擾,全家搬到西貢。開始時她挑著擔子收買破爛,一天經過一個外國駐軍兵營,被他們強拉進去,父母不但不諒解,還把她趕出家門。

她無依無靠,有個認識她的同鄉介紹她到酒吧工作,才不致餓死街頭。生下孩子後,她橫起心來,在各個駐軍營地幹起這容易賺錢的行業。第二個孩子出世時,她開始盤算想給他們有一個好的前途,不惜重金讓他們上最好的學校,還雇了一個女傭,要她替自己嚴加管教孩子。

事與願違,金髮女孩越打越叛逆,不但逃學,還成群結黨、吸毒偷竊,把純良的弟弟也一起帶壞。最後一次被女人抓回來時,金髮女孩居然收拾了幾件衣服,拉著弟弟頭也不回踏出家門。這時候,女人又有了身孕,追出巷口時,兩姊弟已不知去向。

幾個月後,女人接到金髮女孩的死訊,海洛因加上性病,把她折磨到連自己也認不出來。女人伏在女兒身上,涕泗橫流:「我辛辛苦苦供妳上名校,妳為何還要走我這條路?」

海倫出生後一年,南越就淪陷。當時美軍有「兒童疏散法案」,但女人為了等她的男孩回來,沒有離開越南,直到八○年代才橫下心帶著海倫,依「美國歸鄉法」來到美國。

女人意識到體罰教育的失敗,對海倫悉心栽培,海倫也沒令她失望,到美國不滿三年就進入南加大。現在海倫已經是執業藥劑師,她母親卻因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不幸走了。這女人戲劇性的一生,總算在離開前了卻她的心願,彌補了亂世的傷痕。

美國 南加大 越南

下一則

紐約開放周 邀你探索150建築之美 虛擬活動更經典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