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朱利安尼:不會參與川普彈劾辯護

公布武漢封城前關鍵3天畫面 半島電視台:中國隱匿疫情

綠卡面談驚魂記

一九八五年,我從台灣以留學生身分來到美國就讀猶他州立大學的研究所。來之前沒有打聽清楚,原來學校會以自己大學部的課程為標準,外籍學生凡是在本國沒有修過或科目略有差異,都需要補修。就這樣,原本應該兩年就可以拿到的學位,我讀了快三年。

說也巧,遠嫁美國的姊姊拿到公民身分,隨後我們的父母也移民來美,也幫我遞送了綠卡申請表,為順應新時勢,我決定繼續保持學生身分等待面談,所以反而又加讀了一些課程。一九八九年初夏,我終於等到了配額,在猶他州首府鹽湖城的移民局面談。

當天面談的移民官是一位白人年輕壯漢,他問的問題基本上都屬於我個人或家庭資料,我都對答如流。面談進入尾聲,到最後的問題就比較制式化,問我有沒有犯罪過?答沒有;問我是不是共產黨員?答不是;問我有沒有參加納粹?我還沒說不是,移民官大人就自言自語地說:「你太年輕了,不可能是納粹。」接著又問我是不是一夫多妻制(Polygamy)?

Polygamy是個很冷僻的字,當時我有特別查過字典,但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當移民官提問時,我的腦中一片空白,這是什麼字啊?移民官大人看我第一時間沒有回答,抬起頭來盯著我又問了第二遍,這時我才回過神,唯唯諾諾地答不是,算驚險過關了。

之後移民官要了我的護照,正準備蓋章做為正式綠卡下來前的證明。他端詳了我由美國駐香港領事館簽發的學生簽證,又查看了電腦,那瞬間空氣凝結,我的心都吊在了嗓子口。之後他對我說:「很抱歉,你的『香港』配額還沒有到,所以我暫時沒法批准你。」

我聽了知道問題出在哪裡。話說中美建交後,美國就斷絕了和台灣的官方關係,雖然後來成立了美國在台協會,承接原本大使館的業務,但是「官方」對台灣人民的簽證,則是由美國駐香港領事館代為簽發,這就是為什麼我的學生簽證蓋的是Hong Kong的核准章,我想移民官大人誤會我是香港居民了。

之後我定下心向他上起了歷史課,解說箇中原由,聽得移民官大人一愣一愣的,最後說要去查一下,走出辦公事留我一人苦等。時間滴答滴答度秒如年,人一生的轉折,就將在那瞬間決定。幾分鐘後,移民官笑嘻嘻地走回來,說「恭喜!一切沒問題」,他註銷了我的學生簽證,然後在護照的新頁,蓋上了六個月有效的臨時綠卡章。

之後我們互道再見,閒聊中他知道我愛開車旅行,還特別提醒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去緬因州的阿科迪亞(Acadia)國家公園。

我捧著護照走出移民局,看著那個四四方方的小章,心中澎湃激動不已,猶他州鹽湖城夏天的天空,是那麼地蔚藍啊!

移民局 學生簽證 美國

下一則

飄逝的拉丁裔鄰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