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女兒的室友

女兒從念大學開始,就常常抱怨室友吵鬧又不愛乾淨,我一直覺得她一個人住可能比較好,可以專心學業,但是住在學校宿舍,當時的選擇不多。

大學畢業上班幾年後,她決定遠赴紐約工作,並獨自一人前往紐約找房子。紐約這麼大的城市,她一定要住在最熱鬧的曼哈頓,選的就是帝國大廈隔壁酒店改裝成的公寓大樓。那裡每日車水馬龍,遊客不斷,因為地點好,所以房租昂貴。房間是酒店房間改裝成三個臥室,三人共用一間廚房及廁所,樓下還有警衛。

我聽到樓下有門房,心裡安心了一半,於是問她室友如何?她回答說很好啊!我再繼續問下去,她們是什麼職業?她的回答卻是:「你一定不會喜歡的!」我想我不喜歡也要知道。於是她說有一位是脫衣舞女郎,另一位是辦公室秘書。

我聽完不吭氣,女兒早就料到我的反應,對我說不要對別人有成見,有些職業是不得已的,因為必須要為生計存活,還安慰我這個女孩子很好,她們相處融洽,不會有什麼事情的。但是我對這件事總是忐忑不安,於是我和女兒約定,她有空的時候去看她,等到能去紐約的時候,已經是三個月之後,所有的面目也都顯露了出來。

到了她們的住處,我先是看到地上的髒亂、垃圾滿地丟,還有一個新買的大家具就放在公眾的地方,幾個月遲遲不進房。再看看廁所,也是衛生大有問題,東西丟得到處都是。我這麼愛整潔的女兒,實在是不知道她是如何與室友同住下來的?

這都還是小問題,女兒說,有一天到脫衣舞女郎室友的房間,看到滿地的錢,一百美金的一疊、五十美金的一疊,另外還有二十元撒得滿地都是。女兒問她怎麼有這麼多錢?室友說都是晚上跳脫衣舞賺來的,很好賺!她還說女兒長得不錯,可以帶她去賺外快。

我越聽越可怕,要女兒趕快到別的地方找房子吧!女兒當然不肯,說在曼哈頓房子實在難找,而且這個地方離她上班地點才十分鐘,一出門什麼都有,實在是太方便了!

接著問題越來越多,室友不付房租、水電費、網路費,和她怎麼溝通總是大吵大鬧。接著疫情來了,她跳舞的酒吧歇業了,室友沒有收入就開始帶著男客回家,常常有陌生人到室友的房間喝酒、吵鬧。我越來越緊張,要女兒找新的住處,即便是賠錢就認賠吧!

女兒聽了我的話開始找房子,結果運氣還不錯,不僅找到新房子,也找到人來填補她舊房的空缺,只需要賠一點錢。搬到新房子的第一個晚上,這位室友打了十通電話給女兒,第二天又打了二十通,不依不饒。我問女兒,她為什麼這樣找你?她說那個女的就是在那裡瞎鬧,沒有工作又沒有朋友,覺得被留在那裡一個人。

經過了這麼一次紐約的社會洗禮,我覺得女兒瞬間長大了很多。大都會之下,怎麼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人?倒是這回女兒跟我認錯了,說自己得到了教訓,以後再也不要隨便找室友或是隨便相信人了。現在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念碩士,實在是沒有時間每天跟她們吵鬧誰去清理房子、誰沒付房租,要把自己的寶貴時間全力衝刺努力向上。現在自己一個人住,是她的一個寶貴聖地,不要再讓外人入侵了。

紐約 曼哈頓 大都會

下一則

移民的語言掙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