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俄亥俄州哥倫布發生大規模槍擊 10傷 嫌犯在逃

華爾街日報:蘋果已與Meta等企業洽談AI合作

日本皇居御所印象(上)

一九八五年,經中國教育部遴選,由日本文部省提供獎學金,我到日本國立大學從事教育研究。

一九八六年暑假期間,我從位於日本西部的廣島出發,到日本列島的太平洋東岸旅行。在東京期間,我受到了一九八四年十月日本青年三千人訪華團第五十七分團部分成員的熱情接待。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在東京逗留期間,有機會參觀了日本皇居御所。

八○年代初,中日兩國政治經濟關係密切,文化教育往來頻繁,民間交往友好。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胡燿邦在訪問日本時,向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提出:「為讓日本青年了解中國,為中日兩國人民世世代代友好,邀請日本三千青年訪華。」

中曾根康弘接受了胡耀邦的建議。一九八四年十月一日,日本三千青年受邀來華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三十五周年國慶典禮,並與中國各地青年友好聯歡。中方接待單位是共青團中央,接待總指揮是時任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的胡錦濤。

根據團中央的統籌周密安排,三千人的日本青年訪華團被分成兩百個分團,每個分團十五個人,每個分團安排一名日文翻譯,這樣就要從中央各部委及全國各省、直轄市借調兩百名日語翻譯。當時我在天津市高等教育局國際交流處工作,天津市高教局推薦了我,我有幸被團中央選派到第五十七分團擔任主翻,全程陪同。

五十七分團是一個重點分團,分團長是前日本首相大平正芳的次子大平裕。分團成員中有日本國會議員的秘書、社團法人代表、日本皇居宮內廳官員、日中友好協會成員、新聞記者、大學研究生、大學生等各行各業的代表計十五名成員。

三千日本青年訪華團在華訪問共分四路,我們五十七分團的訪問路線是:北京-西安-上海。在北京期間,登上北京天安門城樓東側的觀禮台觀看國慶典禮,出席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國慶招待會;到北京中南海豐澤園,參觀了毛澤東故居的臥室和菊香書屋;又前往中南海周恩來故居西花廳,拜會了周恩來遺孀鄧穎超女士。

最後一站是上海。十月七日,五十七分團成員由上海乘飛機返回了日本。在七天的翻譯工作中,我結識了日本友人,也同他們建立了友誼。

時間過去了兩年,一九八六年,我在日本留學,利用暑假到東京一遊,我認識的五十七分團大部分人在東京工作、學習和生活,所以很容易與他們相聚。在我到達東京的當天晚上,大部分原五十七分團的成員來為我舉辦了歡迎會。

在東京的第二天上午,擔任日本國會議員秘書的齋籐君陪同我到位於東京千代田區的日本國會議事堂參觀。下午,任職於日本皇居宮內廳的衫本先生特意到國會議事堂,接我到日本皇居御所參觀。

日本宮內廳是日本政府中掌管天皇、皇室及皇宮事物的機構,舊稱「宮內省」、「宮內府」。宮內廳受轄於內閣總理大臣,除了與皇室有關的國家事務外,還專理天皇的生活,負責協助天皇接見外國使節與舉行儀式等相關事務等。

我隨衫本先生乘坐計程車,來到位於東京都千代田區的日本皇居,皇居是日本天皇平時居住的場所。當時在位的是裕仁天皇,他是日本第一百二十四代天皇,也是日本在位時期最長的日本天皇,執政長達六十三年,年號為「昭和」。

皇居由御所(天皇居住的地方)、宮殿(各種公共儀式及政務的舉行場所)和宮內廳(皇室管理機構)等組成。我們在皇居的外苑下了車,步行進入皇居。走在通往皇居的柏油路上,我觀看四周,見到標誌性的騎馬武士青銅雕像和花崗岩石砌成的城牆。衫本先生告訴我,那座青銅塑像是皇室的守護神--日本南北朝時代的著名武將楠木正成。

走著走著,腳底下發出了「沙沙」的響聲,低頭一看,這裡的路是由小碎石子鋪成的,腳踩上去會發出聲響。見到此路,給人開始遠離城市的錯覺,彷彿來到僻靜地,給人一種神秘感。

我們開始走入通往皇居御所的二重橋,橋的兩邊是護城河。二重橋的位置極佳,站在橋上面感到視覺廣闊。此處不遠就是進入皇居的正門門樓,厚重的木製大門旁,站有腰掛配槍的警察在把守,可謂是「門禁森嚴」。衫本先生先行了幾步,與值班的警察交談了一會兒,並在一個類似文件紙上寫了什麼,警察很禮貌地讓我跟隨衫本先生一同進入了皇居。

我知曉皇居御所是不對公眾開放的,我想這可能是對中國政府特別招待了他們的感謝回報之禮吧!

衫本先生陪同我步入裕仁天皇生活區內,那裡種植了許多錯落有致的樹木,其中松樹較多,樹木枝葉剪理得非常整齊,環境很安靜。我們在離裕仁天皇居所十餘米處停下腳步,衫本先生告訴我,前面那棟二層乳白色的建築就是裕仁天皇的御所,皇室一家居住在那裡。我見御所建築上的窗戶緊閉,玻璃窗內也都有厚實的窗簾罩著。

我們又前行了一會兒,天皇御所旁還有一棟平房式建築物,衫本先生說那裡是專門放置天皇御用馬車的庫房。說著,我們進入馬車房,見一架四輪馬車在寬大的房間中央,車廂本體為木質結構,紫紅色著漆,朝正面前方一側有兩扇玻璃門窗,正門中下方鑲有一個約十五公分的金色立體菊花圖徽。衫本先生說,這個金色菊花圖案是日本皇室專用的皇室家徽,被稱之為「十六瓣八重表菊紋」。

我在學習日語和日本歷史時了解到,雖然日本被譽為「櫻花之國」,但是菊花是日本皇室專用的,民間只有在重大事件的時候,百姓才可以戴。但上午隨齋籐君參觀日本國會議事堂時,我近距離看到了日本國會議員胸前佩戴的徽章也是「菊花」圖案。我問過齋籐君,他說:「對!是菊花圖案。徽章是金製的,價值約兩萬日元。徽章是日本國會發給議員們的,一旦他們不擔任議員了,國會就會收回徽章。」(上)

日本 天安門 教育局

上一則

半島上的鮮果

下一則

講究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