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波音星際飛船返航再推遲 狀況迭出 2太空人命運未卜

拜登川普對美國經濟各執一詞 事實查核:都有說錯

俄東奇遇記(下)

周末考察市集,遠遠已看到買客雲集,聽到人聲沸騰。走近一看,竟是一個地面充滿泥濘的「跳蚤市場」。擺地攤的大部分是中國人,貨物來自中國東北,買客是開著汽車來的俄國人,穿著好似美國人上教堂的打扮。

我想俄國的老百姓並不窮,問題是他們的商店沒有民生日用品,人們不得不開車到這跳蚤市場買牙膏、牙刷、香菸、可口可樂、髮梳、底片等等。這些物品在我們社會都是想當然耳的東西,但在俄羅斯卻成了舶來品,連我隨身帶的不值錢的傻瓜照相機,也有人爭著問我要不要賣?可憐俄國施行共產社會主義八十幾年,落得如此下場!

俄羅斯曾經是獨聯體的老大哥,人類史上最早送衛星上太空的國家。因為長年與美國軍事競賽,採行計畫經濟,製造大量的飛機、火箭、核子潛艇,忽略國計民生,國人沒衛生紙,沒肥皂,沒食用水,沒有原子筆等民生日用品。計畫經濟之害人,窮兵黷武的代價,可見一斑。離開海參崴當天,我們一早就將行李放在麵包車的後車廂,既然搭火車的時間尚早,決定到市區溜達。為了怕在路上被搶,我們將公事包及行李留在車上,臨走時還特別交待哈菸的司機看好行李。

海參崴雖是俄羅斯遠東的最大港,但人口只有六十多萬,路上行人不多,是一個半睡半醒的軍港。市區就在港邊,依山傍水,市容不差,有發展為旅遊景點的潛能。

海參崴市區商店擺設的香菸,大部分是從中國東北走私進口的水貨。市區有不少擺地攤的,賣一些過時的筆記型電腦、收音機等二手貨。我平常到外地考察市場,都會買些當地不同品牌的香菸,作為日後參考之用。走了約四十五分鐘,回到停車的地方,正要把所買的香菸放進手提公事包時,卻發現它不翼而飛,而同行人的卻安在,車子後車廂的鎖匙也沒有被撬開的痕跡。

問了看守車子的司機,他說:「我一直待在車上。」我說:「如果你一直待在車上,不可能公事包會掉了。」這位從哈菸外調到此地的司機才說:「只離開車子一下,去幫愛人買了一支口紅。」再問:「一下有多久?」回答是:「大約十分鐘。」

久聞海參崴的治安不好,想不到小偷居然在光天化日下,十分鐘內,打開車子後車廂的鎖匙,不露痕跡地拿走我的手提公事包,相信這個小偷一定很專業。我埋怨:「為何只拿我的手提包,不拿別人的?」李兄打趣說:「這裡的小偷蠻識貨,你的手提包是沙奇(Satchi)名牌,不偷你的,還偷誰的?」我的公事包裡面有筆記型電腦,相信幾天後,那電腦會出現在海參崴賣贓貨的地攤上。我平常有將護照放在手提公事包的習慣,這一天居然沒有按照習慣,原因是俄羅斯的旅館有收留旅客護照的規定,早晨退房時,旅館的職員將我們的三本護照交給李先生,李兄要將護照還我時,我福至心靈地說:「反正一起同行,拜託你代為保管。」這可是不幸中之大幸!

錢財身外之物,掉了就算了,但若護照掉,可是「哭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如果在海參崴掉了護照,唯一解決的辦法是坐火車到莫斯科「美國大使館」辦理臨時護照,一趟路就要八天,真不知道後果將會如何?平常離開一個新到的地方,我總會在心底下對那個地方說聲再會,此番坐上往伯力的火車,心中卻是鬆口氣。這個人稱Vladivostok的好地方,我卻稱它為「Bloody Vostok」的鬼地方,我發誓不再回來了。

俄羅斯 俄國 可口可樂

上一則

好萊塢女神啟示錄(上)

下一則

相約一起變老的網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