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波音星際飛船返航再推遲 狀況迭出 2太空人命運未卜

拜登川普對美國經濟各執一詞 事實查核:都有說錯

下夜班以後(上)

曾經在媒體上過很多年的夜班,那是一段讓我銘記至今的美好時光。那些不用等通稿的日子,下了班以後,精采的活動也隨之開始。那時的我們,三五成群,不是走在尋訪深夜「食堂」的路上,就是行進在探索城市勝景的途中。

帶著我們開啟探訪之旅的通常是部門主任周老師,那時他已經到了快退休的年齡,心態卻一點不輸年輕人。看大家都忙得差不多了,他常常會振臂一呼:「誰要去吃夜宵?」我們都經不起美食的誘惑,因此響應者眾多。

還記得第一次跟大家去吃夜宵,是在松木場的蔔家野魚館。從店名就可以看出,那是一家以野生魚類為主的特色菜館。不知道誰點的獅子頭煨鯽魚,湯汁特別濃郁,一下子就征服了我的胃。我點的元寶蝦也不錯,殼酥肉嫩,吃起來比油爆蝦還過癮。說是吃夜宵,其實比正經晚餐還要吃得豐富。大家邊吃邊聊,話題百無禁忌,那是一種辦公室裡體驗不到的輕鬆和隨意。我大概就是這樣愛上吃夜宵的,我愛的不僅僅是美食,我更愛那種其樂融融的氛圍。

不知道誰先提到了徒步的樂趣,周老師激動起來,他又振臂一呼:「誰跟我去走西湖?」「我去!」我幾乎不假思索地回應。都說西湖之勝,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夜湖。我從來沒有在午夜的湖濱溜達過,夜深人靜,那種無人打擾的感覺一定很美妙。幾乎所有人都和我一樣興致勃勃,於是周老師選了一個大家都合適的日子,吃吃喝喝中便把路線規畫好了。

到了那一天,騎車的,開車的,都放棄了自己的交通工具,大家在單位餐廳簡單吃了點便出發了。我們跟著健步如飛的周老師,急行軍般一直走到斷橋才放慢了腳步。斷橋是許仙和白娘子初會的地方,白天總是人頭攢動,吸引遊人駐足的除了湖光山色,也許還有那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吧。

很多人都不知道,這裡其實還發生過一個感人的尋親故事。二十多年前,兩個年輕人因故遺棄了他們出生不久的女兒,他們留下了這樣一張紙條:「天若有情,人若有緣,我們希望在十年或二十年後的七月初七上午,在西湖斷橋相見。」年輕夫婦很快後悔自己所為,但是孩子已經找不回來了。

十年期滿,他們迫不及待地趕赴斷橋,卻陰差陽錯地撲了個空。此後每年的七月初七,他們都會千里迢迢而來,滿懷希望地在斷橋等待。約定的第二十年,奇蹟終於出現,一個叫凱蒂的陽光女孩從美國飛來,一家人在斷橋聚首,一時成為新聞頭條。

波光粼粼的水面,被流光溢彩的燈火勾勒出富有層次的線條,那是一種別樣的溫柔和沉靜。「菰蒲無邊水茫茫,荷花夜開風露香。」我們在幽幽荷香中一路前行,一開始還能偶遇三三兩兩的遊人,隨著夜色愈加深重,湖邊便只剩下了談笑風生的我們。

路過孤山,周老師指著清泠月光下的草坪,不無惋惜地告訴我們,那裡曾有一組可愛的「孤山鹿群」雕塑,可惜被革命小將們砸了。我們大多不熟悉那段歷史,於是周老師便從頭說起。

他說,那是文革初起的時候,如火如荼的破四舊運動也席捲了這個城市。附近中學的紅衛兵先是衝擊了岳王廟,把岳飛墓刨了個底朝天,又鬥志昂揚地拿著棍棒、繩索和鐵鍬來到了靈隱寺。沒想到聽到風聲的十餘名浙大學子早已在此嚴陣以待,於是雙方就砸寺還是不砸寺展開了大辯論。

大辯論是當時流行並宣導的一種批判或聲討形式,大學生們試圖以此阻止中學生們的魯莽行為。中學生們喊造反有理,大學生們就喊造反要有理;中學生們說不能讓封建迷信思想毒害革命群眾,必須把一切封資修掃到歷史垃圾堆裡去,大學生們就說靈隱寺是歷史文物,有外交影響,必須保護好……。雙方唇槍舌劍,誰也說服不了誰。

兩邊援兵都陸續趕到,靈隱和飛來峰之間的狹長谷道裡很快就聚集起了五、六千人。眼看衝突在即,省市有關部門提出了一個折衷方案:靈隱寺既不廢掉,也不開放,由政府出面封閉起來。紅衛兵們群情激昂,有同意的,也有反對的,最終沒能達成一致意見。這樣僵持幾天後,護寺陣營又多了幾百名從遠郊趕來的工人。革命小將們不甘示弱,他們重新集結隊伍,甚至還準備了鐵桶煤油,意欲強行火燒靈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國務院打來電話,轉達了周總理要保護千年古剎的指示,紅衛兵們才不得不撤離。回城時經過西泠橋,看見了那群可愛的「梅花鹿」,有力氣無處使的小將們,二話不說就衝上去砸了個稀巴爛。

周老師當年是一名跟風看熱鬧的中學生,曾經的不羈少年回憶起那段往事,依然唏噓不已。誰說歲月了無痕?風過處,其實不知有多少往事不堪回首。一時間我們都沉默無語,空氣似乎也變得凝重了。

走過白堤,走過蘇堤,熟悉的風景在夜色中若隱若現,不知不覺間便走近了雷峰塔。「一湖映雙塔,南北相對峙」,南山路的雷峰塔與寶石山上的保俶塔隔湖相望,都是五代時期吳越國王錢氏所建。「白蛇傳」中法海和尚將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機關算盡的法海百密一疏,沒算到這塔竟會於一九二四年塌掉。近年重修的雷峰塔貼心地為遊人配備了電梯,為愛而幻化成人的白娘子卻不知去了哪裡。

我們愈走愈快,環湖一圈大概走了十多公里,回到北山路時天還沒亮,於是各自打車回家。湖濱後來又走過一次,不過那一回去的是靈隱方向。城裡的寺廟有臘八施粥的傳統,那天我們過靈隱而不入,卻沿著清幽的天竺路往上走,一徑走到法喜寺。天色微明,我們成了第一批領到臘八粥的善男信女,大家把溫熱的臘八粥帶回去和家人分享,祈願能夠得到神佛的護佑。

我後來也慢慢理解了同事們為什麼熱中於夜間健行。上夜班的人,誰吃得消早起鍛鍊呢?所以但凡有人組織活動,大家都會踴躍參加。

國務院 退休

上一則

偉康科技董座連泓鈞 驅動數據賦能變現力

下一則

在黎明天色由藍轉白之處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