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娃哈哈震撼彈 宗馥莉遭股東質疑 退出經營管理

艾美獎入圍名單出爐 日影集「幕府將軍」囊括25項提名居冠

流浪的故鄉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我陷入迷惑後又沉思了許久,在動盪的世界中,遊蕩了大半輩子,故鄉在哪裡?這不是一個快問快答的問題。

由於清朝不得在鄉任官的制度,高祖出仕福建龍岩州任知州多年,抵禦太平天國和英法海軍騷擾有功。退休回籍於四川奉節,購地、置產、修主墳、興學校,並與「白帝城」詩僧「瘦竹和尚」吟詩對飲,留有紀念詩碑一面迄今,但其他祖產均已沉入一七五公尺深的三峽大壩水庫中。那是我所知的第一個故鄉。

祖父時代清朝已廢科舉,順江而下到武漢進入「法政學堂」,畢業後出任福建、湖北七縣市首長。直到抗戰軍興,投入武漢軍區出任軍法處長,在武昌市區建有相當的祖宅,然毀於日軍的轟炸。那是我第二個故鄉,抗戰勝利後隨父親定居上海。

按西洋人的說法,在哪裡出生的就是哪兒的人,那就簡單了,我出生在上海四川北路的「虹口醫院」,所以就是上海人。上海就是我的第三故鄉?其實不然,雖然在兒提時代,奶媽帶我到附近的「虹口公園」草地曬太陽有那麼一點印象,剩下就是搭火車到廣州逃難的情景了。

外祖父是浙江慈谿人,日本士官學校第一期畢業,辛亥革命時曾擔任滬軍旅長,就從此立足上海。後來在北平總統府任總務處長,國父孫中山先生逝世,奉安大典時擔任總指揮。回到上海在江蘇省擔任財政廳長,定居虹口,父親在虹口同濟大學醫學院畢業後,在省立醫院當院長,結識母親成婚後,我就誕生成為上海人。

二○○○年我的尋根之旅,回到故居已有七家人占住,破舊不堪。幸好其中有舅舅一家,若干年後改建體育場時拆除,新建大樓分得二層至今。

隨政府遷台,暫居台北金華街,距學校女師附小和南門市場相對很近。隨後三十年我完成了學業、服役、成家立業都在台北,說這是我第四故鄉,絕對是合情合理的。

前些日子小學同學團聚,掐指一算居然有七十年的交情,大呼不可思議。同樣一起打籃球、打彈子的中學同學,大談當年征服觀音山「硬漢嶺」和騎腳踏車直殺石門水庫的壯舉。到了大學穿西裝打領帶、唱西洋歌曲、交女朋友、參加舞會,真的以為可以「由你玩四年」,畢業服兵役收集當兵時的光頭照片,作為取笑消遣對方的工具,建立革命感情的同時,由男孩變成了男子漢。

出國求學、就業成家、職場打拚、生兒育女、購置家產、奉養雙親,每個人的生活在不同環境,人生規畫都會有所不同,但是對滋養他們長大的故鄉,永難忘懷。

人到中年職任高管,奉派出任海外主管。走馬上任發現定居和出差壓根是兩回事,全家移民可真是離鄉背井。早九晚五的例行工作,偶爾作長短途的出差,漸漸成為常態。台北的夜生活自然地停止,中午的便餐邀約就是最正常的應酬,加送上兩張球賽票,那就稱兄道弟了。

直到美國製造業出走外包,業務日漸衰落,也是到了功成身退的時光。回想女兒來美進幼兒園,不正是我從上海到台北的辰光相若嗎?眼見她完成了中小學的學業和無數的課外活動,揮著手離開家進了大學,才發現心中的小棉襖已經長大了,會飛了!

空巢期的二老並不孤單,來到加州近四十年,也可以算是我的第五個故鄉了。建立的朋友圈都在開車半小時的距離,女兒大學畢業在離家十分鐘的地方找到工作,認識對象結了婚買了房,接上打工還貸的標準奮鬥方程式。

二老在無後顧之憂的環境下,到處走走看看,隨時吃吃喝喝,不亦樂乎!

再問我故鄉何在?我會說:處處無家處處家,猶如窗外路邊的加州州花罌粟,這種金黃色亮麗的小花,丟到哪兒就在哪兒開花。

加州 武漢 就業

上一則

清空(五)

下一則

台灣十鼓擊樂團巡演 奧蘭多演出受歡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