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共和黨全代會15日如期舉行 傳司法部以「暗殺」調查川普遇襲

刺殺川普槍手遭「爆頭」 目擊者曝特勤反應慢半拍

秀水東街往事

在我坐辦公室三年開始感到百無聊賴的時候,隔壁辦公室新來了一位女孩,她的名字叫婉君。仍記得第一次見面,她穿一條灰粉色真絲長裙,配一件米白色真絲背心,淡雅別緻,令我心儀。

婉君喜歡穿真絲面料的衣服,每天換一套,一周不重樣。我在西單王府井百貨商場,從未見過這麼好看的服裝,便好奇地問她:「你從哪兒淘來這麼多寶貝啊?」她說:「秀水東街啊。」我一愣,「秀水?我怎麼沒聽說過。」她衝我莞爾一笑,「你不知道秀水?那周末我帶你去逛逛。」

秀水東街位於建國門使館區,最早是建國門外大街的一片地攤。七○年代末很多返城的北京知青,因為找不到工作,見這裡臨近使館區,外國人多,有銷路,便在這擺攤賣土特産和手工藝品等,因物美價廉,頗受老外歡迎。隨著這條街人氣愈來愈旺,一九八五年正式開啟了秀水集貿市場,經營商品也從日用品轉向服裝。

那是九一年夏天的一個周日,我從永安裡地鐵站走出來,婉君正遠遠地朝我招手。我們很快便走到秀水東街市場門口,綠漆半弧形鐵門牌匾一點不起眼,一條窄窄的胡同,兩邊都是店鋪,一家挨著一家,密不透風。中間的通道只有二米多寬,人頭攢動摩肩接踵。

婉君邊逛邊叮囑我說,在秀水東街,你可得穩住,別輕易掏腰包,要走完整條街再決定買不買。我說,反正跟著你我不會吃虧。婉君笑道,那可不一定,好幾次我都被忽悠了。這不是國營商廈,賣出去的商品一般不退不換。這條胡同並不長,總共也就兩百多米,卻聚集了兩百五十多家店鋪,據說,每天的客流量達上萬人。

我發現逛「秀水」的老外不少,有些看上去熟門熟路,砍起價來蠻內行的,大部分店主多少懂點英語,至少能把數字說得溜溜順。秀水市場裡大部分是真絲服裝,清一色的西洋風格,寬鬆隨意,色彩明亮,每家店鋪雖略有不同,但也只是大同小異。掛在店裡面的服裝賣的是正價,價格不菲;而擺在店門口的衣服多半是甩賣的,有些價格便宜得驚人,大牌子更嚇人--「跳樓大甩賣」。

據說,秀水市場發家靠的就是出口轉內銷,為國外名牌企業做代工的中國廠家,常常會剩下滯銷服裝,它們被批發下來,拿到秀水東街銷售。同樣款式的服裝,比在國外市場便宜一半還不止,價格便宜是硬道理,秀水東街也因此成了外國人來北京必逛的一景。那時流行這麼一句順口溜:「逛秀水、爬長城、吃烤鴨」。

要說婉君實在是砍價高手,我一路跟著她逛,長了不少見識。她從不直言東西標價太高,而是巧妙地指出商品的某個缺陷,說得賣家啞口無言,沒辦法,遇到了識貨的。令我驚訝的是,她不光對真絲產品頗有研究,對珍珠首飾、景泰藍飾品,還有好多五花八門的小玩意兒,她都能說得頭頭是道。

逛街不僅是滿足購物欲望,更有幾分淘寶的樂趣。這麼短短的一條小街,我和婉君花了兩個多小時才逛完,再看看手提袋,誰都沒有空著。兩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婉君說,東西太值了,下不為例。

從此,我喜歡上了秀水東街,一有空,就想跑到那裡閒逛,如果有一陣子不去「秀水」,心裡會癢癢的,像缺了點什麼似的。最有意思的是,秀水東街的盡頭,正對著美國大使館簽證處的大門,當年拿到赴美簽證,第一件事就是瘋掃了一遍秀水東街。

二○○七年我回國旅行,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在北京。忽然想起秀水東街,一別都十年多了,不知那裡變成什麼樣兒了。於是,叫了一輛出租車,從西直門一路開到建外大街,司機說,就是這兒了。我朝窗外看去,眼前矗立著一幢將近二十層的高樓,它和長安街上比比皆是的那些高大上建築沒有任何區別。

「這是秀水東街嗎?」我詫異地問。「這是秀水大廈,你是說老秀水東街吧,早拆了,前年拆的吧。」司機向我搖搖頭,好像為我的孤陋寡聞感到無可奈何。

一條獨具特色的商業街,為什麼要拆掉呢?我沿著秀水東街徘徊了好久。與那些富麗奢華的高樓大廈相比,秀水東街確實已經落伍了,不合拍了,它已經跟不上這個摩登時代的步伐了。

當年從秀水東街淘到的寶貝,都被我悉數搬到了美國,幾條真絲長裙至今仍掛在壁櫥裡,每到夏天,總會拿出來看一看,即使不穿,看著也讓我滿心歡喜。這時便情不自禁地想起婉君,還有和婉君一起去逛秀水東街的那些好時光,它們一去不返了。

簽證 地鐵站 租車

上一則

大地懷薑(下)

下一則

我進了哈佛大學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