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輝達超越微軟 市值躍居全球上市公司第一

拜登為50萬無證配偶提供身分保護 共和黨參議員喊查

玩摔跤

六四年,我在天津上初一時,同學帶我在南市跤場看摔跤。進門有收錢的,四周是幾排長條木板凳,中間是平坦的黃土地。上來兩個跤手,拱手作揖後,撿起地上的褡褳(跤衣)一轉,順勢穿上,邊走邊繫上中心帶(腰帶),走一圈就開摔。一會這個被摔得頭朝下懸空立起來,一會另一個被摔在地上打一個滾兒……。從那次看摔跤後,我也玩摔跤了。

有個叫大力的同學,比我高一年級,他穿著黑燈籠褲,每天傍晚在家門口舉槓鈴、踢腿,我就跟著他「玩」。幾個月下來,他見我踢腿能到腦門兒,開始教我摔跤的絆兒。他右手抓住我脖梗衣領,左手攏住我右胳膊,然後右腿擋住我兩腿,一轉身,就把我輕輕撂在地上。這是我學的第一個絆兒: 大別子。

他叮囑我,伸腿轉身那一刻要突然發力,頭一定要轉過去,這叫「變臉」,頭轉過去了,整個身子就跟著轉過去了。很多絆兒用到家,都要「變臉」,每教一個,就讓我照樣子摔他。他渾身腱子肉,真摔也摔不倒他,我只要動作到位,他總是順勢倒下。

過了幾天,他讓我練摔跤的基本功:搗花磚、擰小棒、抖皮條,還有幾個徒手功。他找來兩塊整磚,愣是在每塊磚的一側鑿刻出一個圓把兒。他教我蹲馬步,一手抓著一個花磚來回搗,搗的時候也要隨著轉身「變臉」。他還在一尺來長的木棒中間燙個洞,拴上繩子,下面吊一塊整磚,也要蹲馬步,雙手擰木棒,捲起磚頭,這就是摔跤基本功「擰小棒」。抖皮條就用兩根皮腰帶代替,皮帶中間留一人肩寬,抓住兩頭,像是抓住跤衣,走著架勢,拉得皮帶啪啪響。

我非常喜歡徒手功,連續幾個動作就是一個絆兒,迅猛柔韌,比如「跪腿德和樂」,左手伸直,左腳上步,突然一個往後一個大轉身,右手也往後甩,右腿彎下往後一勾,整個人匍匐在地。全部動作瞬間完成,有氣勢,有豪情,尤其一個人在月夜下練習,更像是一種舞蹈,常常進入一種天人合一的忘我境界 。

文革不上課了,我和幾個同學找個教室,鋪上體育課用的厚墊子摔跤玩。天津男孩兒,不摔的也能說出幾個絆兒。開始五、六個人,後來二十多個,每個人既是跤手,也是教練和陪練。

我曾經用粉筆在墊子上畫了一條線,告訴同學們,我只用「跪腿德和樂」,要摔得他們順著那條線倒。真有幾個不信的,上來一個撂倒一個,都躺線上。同學們跟我學,輪流拿我練,每次都把我筆直地摔倒。到最後,同學剛要使絆兒,我笑著先躺下了,說:「我就是就是麻袋唄,也禁不住你們哥幾個這樣摔呀!」

六四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班克西新作現身倫敦北部 光禿枯木成了翠綠大樹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