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1周6青少年上下學路上失蹤 分布全市各區

紐約法拉盛竊車案 1個月大增20%

國旗升倒了

三十年多前,我在天津六中做德育處主任,那是一所初中普通校。十二月的一個周二上午,剛上第一節課不久,我正在二樓辦公室辦公,匡一聲門被推開,一名神色凝重的老大爺氣哼哼地喊道:「我找校長!」我急忙站起來:「您有什麼事?」「什麼事?你們把國旗升倒了!」老大爺焦急地說:「我正在馬路口等紅燈,大夥都回頭往上看--國旗星星朝下了!要是文化大革命,你們可就完蛋啦。」

我顧不上聽他往下說,一步三台階登登登地竄下樓,一溜煙跑到旗桿底下,噌噌噌拽下繩子,趕緊把國旗倒過來。看好了星星朝上,掛好,刷刷刷幾下就升上去,好像消毀了罪證,心噗通直跳。

送走大爺,我強壓怒火,把正在上課的初二四班班主任張老師叫出來,告訴她國旗升倒了,讓她下課後把三個升旗手都給我叫到德育處。

我們每周輪流由一個班的班長、團支書等三名優秀的學生作為光榮升旗手。周一全校師生在操場集合,我在帶操台上宣布光榮升旗手的姓名,他們按我的口令出旗,然後在國歌聲中升旗;放學後,要把降下的國旗疊好放回傳達室。第二天一直到周末,他們自己排好,每天由他們當中的一名同學輪流升旗、降旗。

旗桿繩子上有彈簧鉤,國旗上白色的旗褲上有鐵環。每次班級輪換,我都訓練他們幾次,反覆叮嚀:「千萬別掛倒了,星星朝上。」一個學期一個班才輪上一周,從來沒有錯過。

下課鈴一響,我就站在德育處門口等著,直到第二節快上課,張老師才帶著兩名女生一名男生,從走廊那頭邊說邊慢騰騰地走過來。到辦公室,三個同學靠牆站得筆直,低頭,皺眉,不時撩起眼皮看我,碰到我狠狠的眼神,又趕緊低下。「國旗還真不是他們升的。」張老師不緊不慢地對三名同學說,「別緊張,慢慢跟主任說。」

「楊春來升的。」班長是女生,「昨天升旗後,他就找我,說他特別想升一次國旗。我說不行……」男生插嘴說:「上課還給我傳紙條,說要是讓他升一次,讓他一學期下課擦黑板都行。還說……」男生低下頭,「還說請我看電影也行。」班長說:「他纏得我實在沒辦法,我就同意了。他升旗後,我要是看看就好了。」

我火氣下去一半:「這件事吧,按說我負全責。不過你們也有責任,就是不該讓別的同學升旗,特別是楊春來這樣的後進生,學習馬馬虎虎,考試總是最後一名吧?他升旗能不粗心大意?」「也沒準兒因為太激動了。」張老師笑著說,看得出她很認真,同學笑出了聲。

上課鈴響了,張老師她們前腳剛走,傳達室張大爺來送報紙,一口天津話:「那個老頭火燒火燎地幹嘛?國旗的事吧?你說這事鬧的,我當時要是多留神一眼,國旗也不至於升倒了。」張大爺是退休後來學校補差的老工人,晚上住在傳達室。

張大爺回憶:「天剛亮,我還沒起呢,就聽『匡匡』地砸校門。我說『你幹嘛?』『升旗!』我趕緊起來,天多冷啊。是他爸騎車送來的,說孩子是升旗手,昨晚把國旗拿回家,洗乾淨了,還讓他媽媽熨平了。說他們孩子眼尖,看見縫的鐵環快開線了,讓他媽媽縫結實了。別說,這孩子滿是那麼回事,在旗桿底下托著國旗走正步,一邊升旗,一邊唱國歌。我就站在不遠看著,沒有風,國旗沒展開,誰知道他把國旗掛倒了?」

平時,我跟張大爺也就是見面點頭打招呼,當時,他好像說個故事給我聽,讓我思緒翻騰。這不正應了那句話嗎?每個學生都有上進的願望和潛能。

中午,張老師拿著班主任工作手冊來了,笑瞇瞇地說:「商量一下啊。我這樣安排的,一個班一個學期才輪到一次升旗,機會難得。明天不是星期三嗎?我讓楊春來和另外兩位同學明天升旗,星期四、星期五還各有一組。你培訓的周一升旗的三個旗手,分別負責平日升旗的指導。我告訴楊春來,明天我帶照相機,給他們照一張升旗的照片。你看看,我寫的升旗注意事項有沒有遺漏?」寫得很細緻,照這樣,一個升旗值周班,一共可以有十五個同學成為升旗手,超過班級的三分之一。

記得我當時就說一句:「您和楊春來是不是商量好了,都走在我前頭了!」

退休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傷痕累累的冒險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