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賓州男抱怨T.J. Maxx時薪只給12美元 網友教談薪水技巧

避雷這款痔瘡膏 亞裔女塗抹後死亡

歸國僑生

我曾是一名歸國僑生,我的人生充滿了難忘的故事。

當年還未成年的我,在一次去收租時,竟膽大包天地把房子賣給租客。那房子是父親以我的名字買的,我用那筆錢,再約了另一位要好的同學,從馬來西亞的麻坡跑到新加坡買好船票,一起乘「四川輪」回中國升學。我們還在新加坡買相機、手風琴和自行車等,因為朋友告訴我們,那些東西在中國賣掉的錢,足夠我們讀書讀到畢業。

當年廣州、北京和廈門等地設有歸國僑生補習學校,專門接待安置海外歸國僑生。當年海外青年熱烈響應新中國的號召,從世界各國、南洋各地投奔新中國參加建設、升學蔚然成風,是世紀時尚。

初解放的新中國開展大建設,「長春汽車廠」將生產中國的第一部汽車,「一定要修好淮河」等浩大工程,以前所未有的新面貌出現在全世界面前,大大地鼓舞剛從世界二戰中贏得勝利的海外中國人。建立一個強大的中國、甩掉「東亞病夫」的恥辱,是當年所有海外華人的共同願望。

當年,我讀了大量新加坡僑領陳嘉庚先生創辦的「新報」,和香港出版的「新中華」和「長城」等雜誌上的新聞報導,看了很多從內地到香港的電影明星的電影,如:嚴峻和林黛等的「翠翠」、夏夢和石慧的「故鄉」,電影插曲很優美,深深吸引我們:「朵朵白雲飛向我的故鄉,青山重重,樵歌嘹亮,看那東方鮮紅的朝霞,歌唱我的故鄉。」讓我們這些在椰風樵雨熱帶出生的僑生痴迷不已,對美麗「江南水鄉」的愛慕油然而生和無限嚮往,對未來的新中國和新生活憧憬著熱烈的期待。

當年,我和我的同學毅然地投入到那股洪流中,船上何止我們兩個而已?同船的有來自印尼、砂拉越、古晉和馬來西亞等地方的青年好幾百人。印尼雅加達、棉蘭的學生還會唱「東方紅」、「世界人民心一條」和「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船上有人組織大家學唱革命歌曲和跳扭秧歌。

在船上,我印象最深的是,我曾看到一對穿著檳城鍾靈中學校服的學生,大概是高中畢業吧,出雙入對、斯文儒雅,很有學問的模樣,讓我羨慕。他們也是回國升學的,使我覺得我走對路了,增強了我的自信。四天的海上旅途充滿興奮、激情和難忘,大家滿腔熱血,信心滿滿、壯志如虹地奔向光明。

我和我的同學抵達香港後,在九龍天星碼頭上岸,轉乘火車到香港邊境羅湖站,我們歡天喜地大步走過羅湖橋。深圳一邊,橋頭站崗的解放軍,手握有圓盤的蘇式衝鋒槍,威風凜凜。到處飄揚著彩旗和五星紅旗,高音喇叭從高高的電線桿上播送著「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的激盪人心革命歌曲。

那時的接待站,都還是用竹枝和茅草搭造的臨時建築。我們得到解放軍文工團熱情接待,女解放軍穿著淺黃色的軍裝和戴著淺黃色的軍帽,我們初次見,別具特色,她們講濃濃北方口音的普通話,我們第一次接觸,異常興奮。在她們的帶領下,我們第一次參加有篝火的盛大聯歡晚會,忘我地又跳又唱直至深宵才散去。

隔天,在接待人員安排下,我們同船的歸國僑生浩浩蕩蕩地乘坐廣深專列到廣州市,再轉往市郊石牌華僑補習學校,我們的行李也有專人負責管理、運送到目的地和宿舍。我和我的同學兩個人,在補校待不到一個月,參加統考後,按我們的志願分配到上海入學。

當年我在廣州補校就看到歸國僑生中,有來自歐美,好似白人、黃頭髮藍眼睛的混血兒,也有來自巴布亞,捲頭髮厚嘴唇的青年,後來與我同班的,還有一位來自馬達加斯加的同學。

歸國僑生中,很多人原本並不是學生,有的是來自各行各業的青年,但是,他們大多數都有讀書的願望,可能在國外沒書讀的機會吧,來到中國後,有的還語言不通。我當年是馬來西亞英校六號班學生,我考作文還是以英文寫的,但我居然被錄取,讓我從初中一年級讀起。

歸國僑生,由於來源範圍廣泛,階層複雜,魚龍混雜。後來有的無心上學逃課,遊手好閒,抽菸喝酒,到市區胡混,變成社會問題,有的犯法被捕送去勞改;有的是混入的壞人或小偷,在廣州補校時,我就有東西被偷了;有的本來在國外就身染疾病,在廣州補校,我隔壁床鋪就有一個半夜吐血送醫,後來聽說死了。

歸國僑生最令當局頭疼的問題是打群架。一九五七年,發生一起從北京打到南京和上海,規模很大,是全市全校性的鬥毆,鬧了好幾天。主要是印尼和泰國的,有的因為朋友而捲入,因為語言隔閡、頂撞、生活習慣不同的衝突和積怨而結仇,打起架來,成群結隊從宿舍追到操場,由校內打到校外。當局束手無策,花了好大氣力才擺平。

在幾十萬的歸國僑生中,也有很成功的。他們考到北大、清華等著名高校,成為人才,做出貢獻,個別的在出國後為當地奉獻力量。不過,到了七○年代改革開放,很多、也可說是大多數都像上山下鄉青年回城一樣,離開大陸到香港,在香港因滯留而定居,因為東南亞獨立後的僑居國不接受他們。

很幸運,我經過千辛萬苦,終於也堅持到完成大學學業,實現了歸國升學的目的,讀的是英國語言文學專業。後來出國到香港,後又移民美國,曾當過教師、文員,和做珠寶和半寶石的批發生意,最後,在一家大企業人力資源部當員工關係專員,直至光榮退休,這全靠大學打下英漢雙語的基礎,得到可以過優渥幸福的晚年。我的那位好同學讀完初中,考不上高中,早早就離開上海,回去僑居國做生意,很快樂地過著他的生活。

香港 升學 新加坡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我和Louie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