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黃金價格屢創新高 在好市多買金條划算嗎?

「最萌外交官」出動 中國明年將給舊金山動物園一對大熊貓

建沼氣池往事

插隊到貴州紫雲黃土公社的第二年,上面來通知,讓每個大隊派兩個人到縣裡去參加一個培訓班,學習如何建沼氣池。大隊派了兩個人去,一個是我,另外一個是當地一個小青年。

我們打上背包,在蜿蜒的盤山公路上,坐了一個小時的公共汽車到縣裡去。訓練班是縣裡農科所主辦的,地點在縣城附近一個叫團坡的村子,我們到那個村子的時候,算是首批。

訓練班的學員都住在一個像是倉庫的大房子裡,靠牆鋪有厚厚的稻草,我們把背包打開,在稻草堆上鋪了,就算安頓了下來。

那幾天正好下大雨,好多遙遠的地方因山洪路斷了,所以那些地方的人不能及時趕來。我們就坐在那個大房子裡等待,無事可幹,成天以睡姿躺著,睡覺成了日子的主題,不睡也得睡,睡得頭疼還是睡。平時勞動的日子,很是嗜睡,最仇恨的事就是大清早聽到隊長「出工了」的高喊。而這時候,睡則變成了一件煩人的事。

吃飯倒是很吸引人的。那些年月,吃的飯通常都是包穀飯,菜也是單一的白菜,而且沒有什麼油水,吃飯就是一件艱難的餵食行為,跟吊鹽水打葡萄糖並無二致。開會的時候,吃飯才變成了一件充滿期盼的事,與會者並不關心開會的其他內容,最熱心的是會議伙食。

我們出來受訓,也是會議伙食的標準。飯都是大米飯,菜是一大盆,裡面大雜燴,蔬菜好幾種,還有肉和豆腐,上面漂了滿滿一層油;要是擱現在,會讓人視而膩味,但那時看著讓人滿心都是愛。每筷夾到嘴裡,那個香那個可口,讓人期待著下一筷。八個人一桌,自己去飯甑裡舀了飯,回來後,大家就蹲在地上,圍了那盆大雜燴,像豬一樣不說話,只是迅猛地夾菜吃飯,不一會兒,飯菜都吃得精光。這段吃飯時光短暫而充滿快感。

一個小夥子次日也來參加訓練班。他個子有點高,姓黨,家住在縣城,在附近下鄉。因為同是知青,我們立刻就像在白色恐怖下找到了同志。他把我帶到城裡他家玩,他家在街上一個院落裡,是那種典型的市井之家,有些舊式的人間溫情。他又陪我們在那棟空房子裡消磨光陰,他的嗓子好,拿起「戰地新歌」,坐在地鋪上,靠著牆壁,把裡面的歌唱了一首又一首,幫我們消遣了很多無聊時光。

過了兩三天,訓練班終於開幕。領導們依次講了話,大抵都是宏大敘事,其中一個中年女人看去有些文化,講話總愛來個轉折語「縱然…….」云云。

我對沼氣並不陌生。家父是化學老師,我又對化學感興趣,高中時候,知道了甲烷、乙炔、乙烷之類。當農科所的人開始介紹沼氣的時候,農民們一定都聽得雲裡霧裡,我卻覺得很親切,彷彿跟多年不見的故人又邂逅相遇一樣。

農科所的技術員說,沼氣池好在變廢為寶,把豬圈、沼氣池、民居巧妙地結合在一起,豬糞、草料混合在一起,放入沼氣池裡發酵,又通過管道引入民居,照明做飯取暖。

把原理講了,然後參觀團坡的沼氣池。團坡的人是到四川綿陽學來的本事,據說全國就數四川綿陽那裡的沼氣池建得最普及,利用率最高,習近平當初還自費,舟車勞頓到了綿陽去學建沼氣池的技術,建成了全陜西第一口沼氣池呢。

團坡的農戶們大都有一個沼氣池,豬圈在上層,沼氣池在下層,豬的排泄物掉下去,跟稻草之類廢料混合在一起,經過發酵的過程,就產生了沼氣。沼氣池裡有管道,管道把沼氣引到家裡,就可以如現在的煤氣一樣生火做飯,加熱燒水。

農民們一邊帶我們參觀著,臉上洋溢的都是幸福的笑意。產生沼氣的整個過程並無太大的技術難度,所需的材料也不昂貴,操作上看起來是可行的。

紫雲那裡沒有什麼像樣的煤礦,再說有煤礦,農民也買不起煤炭。比如我們生產隊,一天拿十分的強勞力,一天下來,也只能拿到一角二,扣下糧食之類的物折款,手裡就沒有幾分錢了,哪裡能再擠出買煤炭的錢。農民們年復一年燒的都是柴,那裡也沒有什麼森林,所謂柴就是些灌木而已。農民們一年比一年走得更遠,附近的灌木叢都挖完了,青山一座一座變成了禿山。

我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有了杞人憂天的情懷,對那裡農民將來的生存狀況很是擔心,覺得他們的日子不久就難以為繼。不料,前些年到那裡看了幾次,發現他們居然都活得好好的,而且很多人都燒上了煤,可見我當年的確是杞人憂天了。

後來開始實地操練,學習建沼氣池的工藝流程,別的我沒有記起,就記得如何提漿這個細節。沼氣池用水泥建,以便不漏水不透氣,水泥表面都有縫隙,如何把表面弄得非常平滑,以便消除細小的孔和縫隙,就成了建沼氣池的一個技術難點。

那時,我終於知道得用玻璃瓶慢慢在水泥表面上搟,才能使得水泥表面非常平滑細密。後來,我在省城讀中專的時候,跟我父親到他一個老同學家裡去做客,正好趕上他那個老同學在用水泥做一個水缸。我就露了一把,示範了這個方法,用一個高溫瓶在水泥缸內側表面反覆搟,解決了滲水問題。

回得村來,大隊簡單問了問學習情況,卻以經費緊張為由,一直沒有開工建沼氣池。那時,大隊正在忙著好幾個巨大的工程,又是修百畝大田,又是修引水渠,還在規畫全村通電的宏偉藍圖,工程和藍圖都是前無古人的。建沼氣池雖然也前所未有,也造福社員們,但真的讓大隊捉襟見肘,再無餘力可以施展。

原來,他們派人去學建沼氣池,不過是應付上面的行政命令罷了。我當然也沒有把建沼氣池當成一個神聖的使命,領導不積極,我稍稍抱怨之後,很快就歸於平靜,加入防雹隊,造炮彈和火箭並發射去了。

高溫 同志 習近平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怪物(中)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