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聽到尖叫 亞裔跆拳道家族出手救下險遭性侵女子

FBI突襲搜查屋崙亞裔市長盛桃住家 未透露原因

西雅圖中國城舊事(上)

九○年代初期我從中國大陸移民美國,居住在西雅圖。剛來時最不習慣的,就是很難在我家附近的美國市場買到我們喜歡吃的中國菜,比如沒有白蘿蔔、韭菜和苦瓜,也沒有如龍眼、荔枝等亞洲水果。我在閩南最喜歡吃的,是用新鮮麵條做的手抓麵和滷麵,但新鮮的麵條只有十英里之外的中國城的華人超市有,沒有辦法,想吃一碗美味的麵條,有時就要跑中國城。

因為還沒有駕照,每次去中國城,都是親友們開車載我們去的。那時中國城只有合成和越華兩家大型的華人超市,這兩家商場有足夠的中國菜餚,因不在中國城中心地帶,停車方便,所以會開車的華人幾乎每周都要到這兩家超市買菜。

西雅圖的中國城本來就很小,中心區只有橫豎五、六條百米長的街道,區內還有幾家賣中國果蔬的攤點,賣的菜更便宜,不少華人都是走路到這些小攤點買菜。我很羨慕那些住在中國城公寓的華人,不必開車就可以天天逛中國城。

那時中國城的華裔文化氣氛比現在濃厚多了,有幾家中文書店和亞洲骨董店,其中就有世界日報旗下的世界書店,駐西雅圖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也有出借圖書。

那時父親已經八旬,和母親住在我們同一個社區,他不會開車,但是對公車很熟悉,他常常自己一個人坐公車到西雅圖書店和台北經文處看書。

為了買中國菜,父親也常帶我坐公車到中國城,在中國菜攤點買了菜之後,手提著用塑膠袋裝的青菜坐上公車回家。好在西雅圖公車很方便,我們買菜的時間也不是下班高峰期,不必像在中國大陸一樣要擠公車。

除了買菜,我還到中國城餐館找工作。記得有一家餐館老闆用懷疑的眼光對我說:「像你這樣年輕沒有受過多少苦,在餐館打工受不了。」那時我已經四十二歲了,可是餐館老闆以為我只有二十幾歲,我聽了他的話,有點奇怪,原來我在人們眼中是這樣的年輕啊!

他不雇我沒有關係,我順便開了一張支票買了他店裡一隻烤鴨,價格只有九點九九美元。到了月底,我竟然發現我的帳戶裡沒有這張支票的支出,是不是他們把支票丟失了?讓我白白吃了一隻烤鴨。

有時去中國城是為了租卡式錄像帶,合成超市旁邊就有一家專門出租卡式錄像帶的,店主是位比我年紀大一點的中國北方人。有一次他和店裡的朋友聊到中國文革中的「摻沙子」故事,我也想參與,可是店主說我太年輕不懂,以為我是文革後才出生的華人。

華人超市 西雅圖 支票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祖屋和族譜(上)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