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今年大漲165%還不夠 這位分析師看好輝達股價還能再漲逾20%

全球250個最快樂城市 加州僅舊金山上榜

姥姥家的故事(下)

秋天到姥姥家,最開心的是「落秋」,就是到地裡去撿收割後落在地裡的糧食。撿的東西啥都有,有高粱頭、苞米棒、地瓜、穀穗等。最喜歡去撿花生,常常是撿的花生還沒有拿回姥姥家,就在路上給吃完了;到了家裡,姥姥問花生呢?就拍著鼓鼓的小肚子對姥姥說,在這兒呢。

冬天到姥姥家,就沒有什麼好玩的了。記得的就是總在圍著火盆搓苞米,白天搓,晚上也搓,姥姥與舅媽、三姨和媽媽總有說不完的家長裡短。

姥姥家晚上照明點的是煤油燈,沒有電燈,連手電筒也沒有。那時候,一個雞蛋可以賣三分錢,能換一盒「取燈兒」(火柴),夠一個月點火做飯用,誰家要是有個手電筒,比現在背個LV包還牛逼。趙本山的小品「昨天 今天 明天」中把手電筒也算是一件家用電器,說得一點也不假,現在的人們聽起來已經僅僅是個笑話了。

記得那火盆是粗陶的,直徑差不多有一尺半,高度大約六、七寸,盛上做飯後剩下的沒有燃盡的秸稈灰,放在炕上用來取暖。姥姥總會在火盆裡放上幾個土豆或者是地瓜,等苞米搓完了,那土豆或地瓜也就烤熟了,特別好吃,帶著草灰特有的香味。姥姥的菸袋特別長,可能有二尺多,淘氣的時候也會搶過姥姥的菸袋抽一口,結果是嗆得鼻涕眼淚一起流。

記憶最深刻的,是姥姥家菜園子南面的那一條小河。河不太寬,可能也就是六、七米吧,清澈見底,不發水的時候沒不過膝蓋。雨天的時候,河邊會出現許多的青蛙,還有癩蛤蟆。天熱的時候,就到那河裡踩來踩去,濺一身的水花,特別開心。

有時候會找來篩羅或者土籃子去撈魚,常常是忙活了半天,也撈不著幾條魚,看上去那些魚都游得挺慢的,可是去撈的時候,就突然竄得不見了蹤影。撈上來的三五條小魚都餵母雞了,公雞來搶的時候就把牠打跑,祈盼那母雞吃了這幾條小魚能多下幾個蛋。雖然撈到的魚很少,但是那種眼看著就能抓住的感覺,足夠讓我興奮。

現在回想起來,人一生的很多事情也像是抓魚一樣,那「魚」就在你眼前游來游去,眼看著似乎輕而易舉就能抓到,但是等你真的去抓的時候,那「魚」卻已不知去向了。

如今,人們的錢掙得愈來愈多,吃的穿的愈來愈好,生存的環境卻愈來愈差:生活節奏愈來愈快,工作壓力愈來愈大,空氣質量愈來愈壞,交通愈來愈擠,人情味愈來愈淡……,人們開始嚮往簡單,渴望輕鬆,追逐自然,懷念童趣。

姥姥家門前的小河早已經乾涸,魚自然是沒有了,連青蛙和癩蛤蟆也沒有了,只剩下一條淺淺的溝,長滿了雜草。如果不是有當年兒時的記憶,我不相信這裡曾經有過一條小河。

姥姥家門前的小河不曾乾涸,它常常流進我的夢裡,夢裡的小河比小時候還寬還清,水裡的魚比小時候還多還大。

雞蛋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童年興城記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