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就讀戴維斯加大亞裔女大生 舊金山失蹤

墨西哥競選活動「狂風吹垮舞台」 釀6死、多人受傷

松齡鶴壽

數年前,母親與父親分別以九十七和一百零三歲高壽離世。我們手足便重新裝修雙親在台老屋,經過費心的斷捨離後,我們保留一些有紀念性的物品放回裝修後的老屋。我將一座敬老獎牌置於客廳的玻璃櫥櫃中,兩旁襯以兩匹騰空躍起的金色馬隻(見圖),因為父親生前愛好國畫並擅長畫馬和牡丹。

二○一五年的重陽節前,總統府、台北市政府為關懷百歲人瑞,分派代表來家中致贈父親賀禮與禮金。這座敬老獎牌是由台北市政府頒發的,獎牌下處有一方框刻印著「松齡鶴壽」祝福語,使我憶起名畫家石開所畫的蒼勁青松與祥和雙鶴的作品,其巧妙地道出「鶴僊千年壽,松齡萬古春」福壽延年的寓意。獎牌上處是一圓框,框內蘭花由紙雕藝術與立體金箔技術結合而成,其上有「蘭香怡德」四字,空谷幽香、高潔清雅的蘭是花中四君子之一。整座敬老獎牌由紅色木框陪襯益顯典雅簡約。

父親一生歷經時代的動盪不安與變遷。他在家中排行老二,上有一姊,下有一妹一弟。一九三八年,老家安徽合肥遭日軍侵襲,小叔投效空軍。當年二十四歲的父親攜家中老少與親人撤退後方,至湖南棄商進入軍政部工作。於逃難途中,爺爺與大姑媽不幸分別亡故於湖南和廣西,在兵荒馬亂中草草下葬。不久大姑父攜二表哥與家人失散,奶奶和父母親帶著我的三兄姊、三表兄姊一同躲日軍追殺、敵機轟炸。

迫於惡劣的局勢,在柳州有人說服奶奶,將蹣跚學步的小表哥送給當地一位無子嗣的人家;後來在撤往貴陽途中,路經廣西南丹時,大表姊被當地一戶人家求做兒媳。心有不捨的父親,在手札中痛心地詳載著這兩戶人家的姓名和住址並作圖。

一九四九年家人跟隨政府遷台後,我們家住在北部眷村,叔叔家居於南部眷村,大表哥勵志向上進入警界服務。孰料,一九六○年叔叔因公殉職,時年三十九歲。父親強忍悲痛處理善後,並協助嬸嬸攜帶六位年幼侄子女遷居台北受教育。同年奶奶因思念叔叔抑鬱而終,半年內,父親痛失在台唯一的手足與摯愛的母親。從此,父親任重道遠地扛起身為大家族主心骨的重責。

父親歷經四十餘載對親人生離死別的無奈與思念,直至兩岸相通後,幾經波折聯繫上家鄉的小姑媽、廣西離散的大表姊和小表哥。七十五歲的父親返鄉首站至廣西,見到大表姊和小表哥生活安康,心中對他們多年的牽掛如釋重負。

旋即父親至爺爺和大姑媽的葬身處,但滄海桑田,昔日的墳場早已夷為平地,父親就在兩處各取一坯黃土移靈安葬於老家合肥,一償父親心中「落葉歸根」的夙願。同時,父親領著大表姊、小表哥與其家屬們回老家探親。至此,父親魂牽夢縈的尋親使命圓滿達成。

年輕時的父親管教子女、侄子女嚴格,在我輩眼中是位敬畏的長者。退休後的父親含飴弄孫,在孫輩眼中卻是仁慈的爺爺。父親的一生可謂「君子不器」,他的喜愛廣泛:勤練拳術、維修家園、拾筆書寫、伏案繪畫、鑽研中醫、拉唱京劇、雕塑工藝、篆刻印章等。父親自強不息的「終生學習」不僅能強身,又能遠離老年空巢期的孤獨,故他將晚年生活過得有滋有味。

百歲壽宴日,父親欣見散居各處的四代歡聚一堂其樂融融。高興之餘,他展紙揮毫寫下:「淝水世澤長,台地家聲遠」做為對晚輩的期許。感恩父親!於艱困的時代為家族撐起一片天。

雕塑 退休 教育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不要小看自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