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裔組織發聲 布碌崙日落公園反霸凌 籲受害者報警求助

紐約法拉盛遊民占道為家 市府整頓不及

遇上大躍進年代(上)

「大躍進」發生在一九五八年,那年我去支農:就是聽報告、看上面發的文件,以及組織大家到農村參觀和看全國和本地區農業大好形勢展覽會,然後宣傳大好形勢。現在把當年我看到的和聽到的回憶於下。

一九五八年中國颳起大躍進浮誇風,對中國經濟造成極大的破壞,四、五千萬人命喪黃泉。這股大躍進浮誇風有幾級?是十二級,還是十三級?經歷過這場大災難的人都會說:這股「風」的破壞力遠大於自然界任何颶風的破壞力。

從那個年代過來的人,一直弄不明白領導人為什麼會說「瘋話」和信「瘋話」?他們應該有農業基本常識。在二月的政治局擴大會上毛氏說:「今年下半年你們就看到,要有一個大冒進就是了,我看是要比哪一年冒得還要厲害。」五月的八大二次會議,毛氏:「將一九五七年制定的十二年農業發展任務,縮短為三年完成,把十五年趕上英國,改為兩年。」

大躍進必然導致浮誇風。一九五八年六月八日,河南遂平「衛星」農業社宣布小麥單產兩千一百零五斤,放出了第一顆「衛星」。幾天後,湖北谷城「星光」社宣布單產創四千三百五十一斤;尤其毛氏視察農業衛星縣徐水後,全國展開了一場沒有底線的衛星競賽活動。人民日報和新華社天天報導小麥高單產紀錄,從畝產兩千零一十五斤到八千五百八十五斤;早稻從福建閩侯城門鄉公社單產三千兩百七十五斤,到廣西環江縣的一萬三千零四十三點五斤。

浮誇風已成為當時領導人血液中的一個元素,不放衛星、不拔頭籌,可謂恥辱。農業放衛星最大、最高的,要屬河北徐水縣:畝產山藥一百二十萬斤、小麥十二萬斤、皮棉五千斤。毛氏興奮異常,專赴此縣視察。縣委書記親自匯報,毛氏大加讚許說:「你們縣只有三十一萬人口,這麼多糧食怎麼吃啊!一天要吃五頓飯啊!」甚至說:「可以考慮農民一天幹半天活啊!」

徐水縣成為大躍進明星,全國各地一波接一波來取經。進入縣城映入眼簾的是巨幅標語:「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橋梁。」「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大家從來沒聽說過畝產上萬斤,但不敢問。

大躍進中,浮誇風盛行是全國性的,但這股風颳得最凶的是河南、河北、山東等省。毛氏「好幹部」之一的省委書記吳芝圃宣布:河南畝產小麥七千三百斤、芝麻五千六百斤,單產增長七十倍以上,而玉米、高粱、穀子「都比過去平均單產高近百倍」,「全年糧食總產量至少可以達到七百餘億斤」。毛氏興奮異常地在河南封丘說:「不用很久,全國每人每年就可以平均有糧食一千斤,豬肉一百斤,油二十斤,棉花二十斤。」當時我們滿腹疑問。

八月初,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指出:「只要我們需要,要生產多少,就可以生產多少糧食出來。」八月三日該報社又發表社論聲稱:「我國經濟的發展,決定於人。」九月三十日新華社報導:「中國一九五八年的糧食產量將達到八千億斤以上,全國糧食總產量基本實現了農業發展綱要規定的十二年後的指標。」

毛氏和吳芝圃的話、人民日報社論和報導,大部分是「瘋話」。我在農村長大,我知道最好的莊稼、最好年份的畝產量。我們去遂平縣參觀衛星田,一看就知道有徦,但這是省委書記定的衛星田,誰也不敢說。

人們會問:這些「假、大、空」數字怎麼來的?要放衛星,不動腦子不行,於是玩弄數字遊戲的手法就出來了。歸納起來有三種,一是麥子、稻子有七、八成熟的時候,連根帶泥拔出來集中到一塊地裡。種地我不外行,一看就知道哪些莊稼是從別的地移過來的;二是從其他田收打進倉的麥子、稻子秘密運到驗收現場,冒充衛星田稻穀過秤;三是將一籮筐麥子、稻子重複秤,稱為轉秤。這樣衛星田畝產量就上去了。

➤➤➤遇上大躍進年代(下)

河南 英國 颶風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戴帽子」小學/《取了綽號的小女生》系列之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