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稱中國是WTO最大挑戰 中國商務部:霸凌行徑

特斯拉訂迷你派竟棄單 加州聖荷西小店慘賠 驚動馬斯克回應

太平老街

蘇州古鎮聞名中外,但商業氛圍淡、原住民生活氣息濃厚的古鎮卻很少,位於陽澄湖畔歷史悠久的太平老街是其中之一。

西晉太安二年(西元三○三年)秋天,從郡城運送朝廷急需的軍糧官船,沿塘河往京都洛陽,船隊出郡城十餘里行至今現今的湘城太平,被黑壓壓的饑民攔下。原來,素有「天下糧倉」盛譽的吳郡這一年旱災,田地絕收。押船的大將軍、右司馬陸雲知悉緣由後,這位父母官冒著招致殺頭的危險,毅然將三艘船的軍糧,當成賑災糧就地發放給災民。而後邊走邊發,船隊行至湘城,十船軍糧發放告罄,於是空船抵京復命的陸雲,終因宦官讒言被殺。

消息傳到太平,人們為報答其恩,將陸雲官船經過塘河賑災的這段改稱濟民塘,並把連接太平南北兩岸的石橋命名為利民橋。

從興太路一條瀕水小巷拐進去兩百來米,就是奔流不息的濟民塘,塘面寬闊,水流平緩,一座高高的單孔水泥橋跨河而立,橋面兩邊過胸高的欄柵上纏滿了藤蔓。數個人才能合抱的古槐樹獨木成林,繁茂的枝葉遮住了三層樓房和半個橋堍河面。褐色的花崗岩橋基油光水亮,映著對岸的水碼頭,長髮及腰的姑娘一襲碎花裙,兩手拎著一紅一白水桶,從碼頭轉身離開,消逝在小巷盡頭。

憑欄的我把目光從小巷收回,北望濟民塘,一條駁船從橫穿東西的千年塘河中駛出,幾棵漂到岸邊的水葫蘆在駁船過去隨波起伏,紫色的小花豔麗動人,把臨岸瀕水的一幢老屋也點綴得靈動起來。

老屋在橋堍東北側十來步,粉牆黛瓦,斑駁的牆體昭示著久遠的滄桑,門頭懸掛著「王皋故居」的匾額。

王皋(西元一○八一至一一五六年),字子高,廣南(今廣西)人,宋室南渡途中,形影不離服侍太后,歷經艱險。建炎三年(一一二九年)三月,王皋深感全家隨軍不便,在駐蹕平江府(蘇州)時,請假欲將家眷當地安置。他駕舟抵達荻扁(今太平旺巷村)時,但見地高氣爽,土地肥沃,波光瀲灩,魚肥穀豐,於是起屋安家,自己繼續護主南行,後因平叛救駕之功,加封為柱國太傅。但宋高宗偏安江南主張與金義和,同王皋大志相向,隨辭官隱居荻扁,與庶民同樂。

當了解到流經村莊的河上沒有橋,王皋率領鄉親們建橋,還帶上家人和錢財親赴武康採辦石料,石橋建成後揮毫題名「鳳凰橋」,石橋歷經修繕,如今保存完好。紹興二十六年(西元一一五六年),王皋在家中病逝,葬在老屋不遠處的十七都床字圩東,即今旺巷興隆橋西北側,至今其墓安然。

步出王皋故居,右邊是濟民塘,臨水小徑安裝有鋼管護欄。空地上坐著身穿圍裙的老人,就著青色的豆棵剝黃豆。

河對面的粉牆下,一對青年男女對牆上的壁畫作最後修飾,畫面是頭紮花巾的村姑在曬一件藍布上衣,身後坐著仰頭看主人勞作的棕毛狗。畫師走後,壁畫便成為遊人鏡頭裡的風景。

隔水相望有對母子,臨水的台子上放著塑料茶瓶、洗髮液;滿頭白髮的男人將水倒入面盆,右手試試水溫,又加了些許熱水,右手再放進水盆試了試,這才將毛巾在水裡濕透,給母親洗頭。

利民橋南堍右邊,是荻溪文史館,一樓的玻璃展櫃裡陳列著當地出土的各種瓷片、陶片和完好的瓷器,二樓展示著農具、家具,琳瑯滿目。南堍的東邊,是老屋改成的市方志館「太平老街分館」,陳列著蘇州的歷代方志和文史類圖書。

利民橋北堍,有家素麵館,門頭匾額刻著「太平素麵」墨字,到太平老街,很多人要嘗嘗這裡的「網紅素麵」。

麵館後面,是歷史悠久的太平禪寺,寺內古樹參天,香氣氤氳。寺的隔壁,是荻溪倉舊址,灰牆黛瓦的六座圓柱糧囤,上面蓋著高高的錐頂,別具一格。穿巷臨湖的老庫房,是居民文化活動中心,人們在這裡下棋遛鳥,喝茶聊天。

一路之隔的路東,是面溪瀕水的華家大宅,華維屏是清末民初湘城市議員,光緒年間,他會同鄉紳籌資重建太平橋和利民橋。一九○三年,華家老屋改成官立培德學校的教室;民國時期,湘城市第二國民學校也在此辦學,後來是太平小學的教室。臨街店鋪原是典當的店堂,前後三進縱深數十米的老屋仍在,部分空間闢為本土攝影家作品展和著作權交易中心。磚木結構的舊宅古韻盎然,後院的百年黃楊根深葉繁,傲然屹立。

跨出老屋,邂逅回娘家度周末的陸慕小學耿紅老師,她指著華宅西北角的一幢平房告訴我:「我小學就是在這間屋裡上的。」鄰居見到耿老師,紛紛圍了上來問長問短,有名老太太一直抓著她的手,那份鄰里親情,令人感動。

更讓人感動的,是感動了無數代人的陸雲賑糧濟民的故事,至今仍為世人津津樂道。自王皋定居這裡後,後世沿利民塘逐水而居,形成長達數百米的太平老街。眼前,灰牆黛瓦的老屋次第相連,王家、華家、邢家與其它普通民宅毗鄰而居,緣水而築,跨河越溪,在一棵銀杏下華麗收場。

盤曲縱橫的古樹「系江南銀杏之最,傳為王鐸手植。」王鐸,字吾護,是王皋次子,生於宋大觀二年(西元一一○八年),官至尚書郎,為「三槐堂」王氏中沙始祖。其「居荻川,守父業。」樹下有間小店,出售人們喜歡的油端子、麥芽糖,門楣上釘著「王皋後裔故居」的藍底白字銘牌。像這樣的小牌,老街上隨處可見,既是對控保建築的一種提示保護,也是對先輩的懷念和敬仰。

我佇立利民橋頭,感慨萬千。利民橋還在,只是石橋改成了便於大船通行的水泥橋,橋基鐫刻的古代石聯完好:「荻水西連盛澤塘,區分兩界通往來。槳打平湖望兩岸,煙波北達湘城涇。」

原住民 攝影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小站情結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