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社車禍統計 布魯克林日落公園72分局轄區最危險

紐約法拉盛農曆新年遊行 1月21日登場

老彎腰的老伴兒

先前文章提到六○年代下鄉,借住在房東「老彎腰」的家,說到他年約四十出頭,卻有歷盡滄桑之感。而老彎腰的老伴也不過四十歲,頭髮已稀疏,顯得蒼老不堪;她古道熱腸,以助人為樂,外號「老管事」。老管事是個樂天派,從沒見她發愁,家中凡是婦女該幹的活,她樣樣打理得井井有條。

有一次,集體戶殺了一隻大鵝,幾個男生去大隊供銷社買了幾瓶葡萄酒,晚上坐在炕上喝酒聊天。西屋老彎腰一家已經熄燈上炕睡覺了,可能我們東屋的聲音吵醒了他們,老管事光著上身過來了。她見我們正在把酒言歡,說從未喝過紅色的酒,要了一口酒喝,靠近炕沿的同學給她夾了一塊鵝肉吃。

那時,農村已婚婦女不以裸露上身為羞,即便在城裡,年輕媽媽在公共場合袒胸露乳地給孩子餵奶也十分常見,人們看見這種景象也沒有什麼想法。

夏天,婦女們去屯子裡的水塘洗澡都是光著上身,不避諱路過的男人,男人也是視而不見;老管事說,她一年會去水塘裡洗一次澡。生活在農村的人們,一生也不曾享受過泡在浴缸裡香湯沐浴的逍遙自在,和蓮蓬頭下熱水奔流澆遍全身的酣暢淋漓。一千多年前,楊貴妃可以「溫泉水滑洗凝脂」,而社會主義新農村的農民只能在汙泥濁水中洗一洗粗糙乾癟的皮膚,他們的生活恐怕和楊貴妃那個年代的農民沒有多大的差別。

老管事家養過一隻狗,有靈性、愛憎分明,對自家人特別親熱,外人來了追著叫個不停。房東家西北幾十米處一家的男人得了糖尿病,這隻狗嗅到了異常的氣味,天天跑到那家院子前面沒完沒了地叫。

可能民間對這種現象有說法,狗在誰家門前叫就是不吉利,村民們都神祕地議論這件事,最後老彎腰不得不將這隻狗勒死;沒過幾天,那家的病人也死了。這是我經歷過的一次「靈異」事件,我猜想這隻狗通過嗅覺,可以發現人類的疾病。

房東 糖尿病

上一則

母親,別來無恙?(下)

下一則

走訪黃燦燦的銀杏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