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格蘭3比0擊敗塞內加爾 晉級世足賽8強迎戰法國

CNN獨家:中國在海外設立100多所「警察局」

遇熊記

皖南山區,山高林密,生物資源豐富。以前老人家經常說豺狼虎豹傷人,後來虎豹絕跡,再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不過野豬、麂子這些野獸還是常見的,我好幾次遇到過野豬和麂子;而今年遇到黑熊,則是我最驚險的經歷。

今夏特別炎熱,暑假期間回老家避暑,有一天,我揹起單眼相機,獨自一人前往一個大峽谷拍攝景色。我對峽谷並不陌生,之前去過幾次,小時候也經常跟著大人去那裡摸魚抓烏龜。逆流而上,峽谷越陡峭,瀑布景色越漂亮,不知不覺行至水窮處,到了陰公尖半山腰的皺褶裡。

山谷苔蘚叢生,藤蔓遍布,濕漉漉的石壁又窄又滑;為了安全起見,我離開峽谷,在陡坡上穿過纏人的藤蔓和荊棘,爬到凸出的山崗,準備順著山脊返回。山脊石頭多泥土少,植物低矮稀疏,隱約有一條小道通往村裡,上了山脊,然後開始下山,我輕鬆多了,忍不住雙手叉腰,對著天空呼嘯。

「嗚——喂!」據說這樣喊能呼喚風來。

「嗷啊——!嗷啊——!」突然,山坡傳來一陣震天動地的回應聲,響徹雲霄。那聲音狂烈驚悚,離我很近,嚇得我的心劇烈跳動,不是野豬,更不是麂子的聲音,是大型野獸。我的第一反應是趕緊逃跑,但想一想,我跑不過任何野獸,連兔子都跑不過。慌亂中記起曾經看過的視頻,一名白衣男子掉進動物園的獅群裡,最後奇蹟般成功自救。我深吸一口氣,靠在一棵櫟樹上,逼迫自己鎮靜下來,然後用目光朝斜坡密林裡快速搜尋,我看見了,一隻圓滾滾的黑色動物,正在緩慢移動。

是一隻黑熊,牠也看見了我,牠的體型不是很大,七、八十公斤上下,還是個熊孩子,身上濃密的黑毛在陽光下熠熠發光。我屏聲息氣,牠也停止了咆哮,我們相隔四、五十米,我甚至能聽見牠粗重的喘息聲;忽然,牠像人一樣直立起來,目光在樹葉後面緊緊地盯著我。

直立起來的黑熊就像身穿絨毛真皮大衣,脖子上掛一條白圍巾;牠觀察我的一舉一動,要是撲過來,幾秒鐘就會衝到我面前,把我摁倒。我的腦子急速旋轉,想著種種應急措施,竟然想起小時候父親說的一個童話故事,敘述一個小女孩在森林迷路,又饑又渴,走到熊家裡去;熊的全家人正好外出,小女孩看見屋裡沒人,就喝了牠們的粥,還爬到床上睡著了。等小女孩醒來,熊媽媽又熬了一碗粥給小女孩吃,小熊和小女孩從此成了好朋友。童話很美好,但現在,我不但吃不到熊給我的粥,甚至可能淪為牠的美食

除了一個Nikon相機,我身上什麼也沒有,如果格鬥,我根本不是牠對手,該死的還沒有裁判。我用後背輕輕蹭一下櫟樹,打消了上樹的想法,因為熊更善於爬樹。我們四目相對,我雙腳感覺山在劇烈的抖動,抖得我都快扶不住後背的樹。

我感到異常孤獨無助和絕望,倘若這時候有人出現該有多好,我只能做最壞的打算,慢慢拿起掛在脖子上的相機,緊緊攥在手裡。此刻,相機是我唯一的武器,如果黑熊衝過來,我就用相機砸牠的鼻子。黑熊見我舉起相機,不知道是害怕拍照還是腿站痠了,前肢落地,撅起屁股,一路揩著樹木朝山頂慢慢爬去。樹林終於安靜下來,我才猛然醒悟,拔腿就跑,一路跌跌撞撞跑下山。

我幾乎是滾到山腳,一屁股坐在地上,總算有驚無險。望著山頂,我開始咒罵:「你個黑瞎子,嚇死我了,我竟然忘了拍你恐嚇我時的身影。」可是換位想想,其實是我闖入牠的領地,是我的第一聲呼風的吶喊嚇到了牠才對,否則牠不會用咆哮來驅趕我。

野獸其實是很少主動攻擊人的,透過這次遇險的經歷,我也明白,森林跟城市一樣,應該是充滿生機的,有鹿奔跑、有麂嚎叫。如果森林沒有了野獸,就像城市沒有了汽車,那就只剩下死寂。

動物園 汽車 美食

上一則

遛麥子

下一則

齊來讀正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