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BBC記者採訪上海反封控 遭警毆打逮捕

在街頭和大學校園 白紙成為中國抗議活動象徵

桃園虎頭山公園

台灣桃園的虎頭山公園大約起建於一九六三年,我從六○年開始提前享有了它,那個時期的虎頭山公園充滿了原汁原味的美,可惜太多桃園人都錯過了。

我在初中讀的是當年不太好考的一所中學,學校初中部一年級是老式平房教室,建在全校最偏遠的山腰平台上,後頭就臨著山坡,可說是最親山的讀書環境。

教室外面有流水淙淙的小溝,是自山壁源源沁流出來的山泉,山壁上長滿蕨類和苔蘚類植物,課本裡的毛氈苔、土馬騌就密麻麻長在山壁上。山坡裡植物更是茂密,即使必須打掃落葉也不覺得苦。

班上有幾個年紀較長、個子較高大的留級生,午休時是他們大顯身手的時刻;手舉著早已偷偷備好、綁了布條、泡了煤油的火把,上午課結束後立刻率領同學,浩浩蕩蕩地上山。

往山上走的沿途有許多深度大約一人高的戰壕,彎彎曲曲密布在山坡雜樹雜草堆中,行到更高處出現了小小洞口。洞口並不深,跳下去之後有一條橫向的坑洞,進入就必須低頭走;洞裡蜿蜒,點燃火把,亮光和煤油的臭味就此一路伴隨,直到出了坑洞。

這樣的坑洞並不只有一座,坑洞裡也不只一條通道而是常有分叉,帶隊的同學時時叮嚀務必跟緊不可落單,更不可亂闖叉道;我膽子小,跟得最緊,就怕一個閃失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洞壁上有一些小動物爬行於身邊或頭頂上,蜘蛛最常見,偶有蠍子、蜈蚣等物,雖然不曾在洞裡看過蛇,但在洞口卻非常多,以青竹絲最多,龜殼花、雨傘節和無毒的草蛇都看過不少。

整座虎頭山上究竟有多少山洞呢?我們探洞無數次都未重複,我當時猜測,或許虎頭山的地下都被挖空了。

除了山洞好玩,山上放眼都是野花野草,野果也多。桃金孃、野牡丹的果子都隨手可得,野生的土芭樂處處可見,許多都熟到掉落滿地,腎蕨的附生球狀塊根也是汁多而略帶甜味的解渴聖品。那時候整座的虎頭山,都是路人用雙腳走出來的山徑。

當我離開學校大約十年後再見到虎頭山,它已成為一座山林公園,太陽亭、雨傘亭都建起來了,除了戰壕斷斷續續尚有殘跡,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個山洞出入口。桃園人喜獲一座虎頭山公園,而我記憶中的虎頭山公園,就此永遠消失無蹤。

上一則

中考古學者:120年來甲骨文已發現15萬片、含4000單字

下一則

數蝸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