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BBC記者採訪上海反封控 遭警毆打逮捕

在街頭和大學校園 白紙成為中國抗議活動象徵

哥哥遇難弟受益

一九七○年代末、八○年代初,中國東北家鄉隨著下鄉知青一股腦兒返城,加之應往屆畢業生的累積,就業形勢嚴峻。待業青年只好一邊求親靠友尋找工作,一邊耐心等待下鄉回城對口廠礦單位安置;少數青年把希望寄予自己尚屬年輕的父母,期盼他們提前退休離崗接班。就在眾青年苦尋就業時,我的鄰居及小學同學的弟弟——胡某和孫某,卻輕而易舉找到心儀的工作,而且是令人羨慕不已的電業局和交警支隊。

看到兩個小伙子神采奕奕地穿上電業局工作服和交通警察服裝,街坊鄰居讚嘆之餘,卻再度想起過往兩件悲慘的事。

胡某和孫某的哥哥,分別是我同班同學和同年級同學。胡某的哥哥名叫胡彥,和我家相距不足五十米,平時上下學,我們經常結伴同行。

誰也沒有料到,小學二年級放暑假時,胡彥領著弟弟及鄰里幾個小夥伴,到一個雜草叢生的高壓線鐵架旁玩耍。逞強好勝的夥伴們爭先恐後攀爬鐵架子,胡彥手腳靈活捷足先登,不料意外觸碰到一萬伏特高壓電線,當即被巨大電流擊落在地,送到醫院已喪失生命跡象。

胡彥父母聞知惡訊,嚎啕痛哭,在處理胡彥後事時,他的兩個姊姊與電業局人員展開了唇槍舌戰。那時候,電業局的「電老大」稱謂已響徹家鄉大地,壟斷地位更是世人皆知。儘管如此,該單位領導在處理百姓後事上仍顯現人情味,最後與胡彥父母達成協議,賠償一筆喪事費,准予胡彥的弟弟十八歲到電業局工作。

當我和無數返城知青為找工作而心急時,小我兩歲的胡彥弟弟,卻理直氣壯地頂替他哥哥的號頭,走進撫順電業局,成為一名光榮的電業職工。看見胡彥弟弟挎著鉗子、扳子、錘子,像跨上盒子炮一般神氣,好多知情的人道出感嘆:「他的好工作,是用他哥哥的小命換來的啊!」

境遇大致相似,我的小學同學孫寶,在胡彥慘案發生的第二年,也意外遇難。孫寶在我隔壁班就讀,平日常見他與雙胞胎弟弟孫貴一起上下學,外人第一眼看到,難以分辨誰是哥哥誰是弟弟。一九七一年春夏之交,孫寶上街遊玩過馬路時,不慎被交警支隊所屬一輛卡車撞倒在地,當場命喪黃泉。

孫寶母親聞訊心如刀割,當場昏厥,隨後整日以淚洗面,護著遇難兒子的遺體不讓下葬。交警支隊領導主動上門協商後事,最後也是賠付一筆喪葬費,並簽下協議:「其同胞弟弟孫貴成年時,到交警支隊就業工作。」就這樣,後來孫貴趾高氣揚走進交警支隊,當上一名交通警察。

目睹孫貴身穿交警服裝,威風凜凜在崗亭上指揮過往車輛、駕駛交警車輛巡查路況的身影,同學和好友無不暗自神傷,特別是昔日街坊鄰里的大娘大嬸,更是唏噓不已,總會絮絮叨叨說一些孫寶的童年往事。

就業 警察 退休

上一則

我是美國老司機(上)

下一則

電梯上山捷徑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