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衰退+殖利率跌 史指連5日下跌

涉嫌極右陰謀推翻政府謀殺總理 德警逮捕25人

父親的板車

老家下屋最靠邊的角落裡,堆放著一架老板車,它歷經滄桑歲月,是父親辛勞一生的見證,每每看到板車,彷彿看見父親在世的情景。

父親是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他一生都在與田園打交道,在所有的農具中,板車是他最佳的搭檔。

父親不會騎自行車,每次幹農活,不是步行,就是拉板車。

每當田園需要施肥,父親就會拉著板車往鎮上買肥料,每次一拉就是幾百斤。回家後,再根據需求,拉到田園中去。若趕到田園收穫的季節,板車上便裝滿稻穀、番薯、淮山等農作。

記得有一年秋收,父親用板車拉幾百斤的稻穀,途經一段細泥沙鋪就的小路,稻穀沉重,壓得車輪陷入泥沙之中,露出一道道深深的輪溝。父親弓著身子,腳步蹣跚,吃力地在前面拉,我則在後面用力推,緩緩向前行進。

前頭,有一段蜿蜒崎嶇的道路,板車稍稍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似秋夜裡蟋蟀的鳴叫,一陣接一陣。

這時,父親使出渾身力道,瘦小的身影,被昏黃的霞光拉得很長,像極了移動的皮影,傾斜晃蕩著。眼見父親使勁,我也扎著馬步,全力以赴,在我們父子的共同努力下,板車慢慢地上了坡,見此,我和父親相視一笑。

每當秋收過後,父親總要用板車拉著番薯、淮山到鎮上去賣。有一回,我跟父親在途中遇雨,只好在路邊的房簷下避雨,可惜天公不作美,雨下個不停,為了能把東西賣出去,我們只好冒雨前進。

到了鎮上,雨漸漸小了,父親拉著板車,我跟在後頭走,父親一面走,一面吆喝著:「買番薯,買番薯了。」老舊的板車行駛在崎嶇不平的街道,發出咯噠咯噠的響聲,伴隨著父親鏗鏘有力的吆喝聲,清晰地響在我的耳畔。

一九九六年,我到外省讀書,當時家境貧寒,父親為了我的學業能夠順利完成,更是奔波於希望的田野,那架板車總是不離身。每次寒暑假回家,總是聽到村裡人議論父親,說父親早出晚歸、披星戴月地幹農活,身體都不顧。

後來,由於勞累過度,至親至愛的父親離開了我,我心如刀絞,父親啊父親,為了家庭、為了我的學費,連命都豁出去了。如今,每每看到那架板車,就會想起父親,想起他因為拉車略彎曲了的身影。

板車,陪伴父親度過風風雨雨的人生歲月,也承載令我揮之不去的遺憾和溫暖。

上一則

亂世中的希望之作 常玉「梅花盆景」首現拍場估價千萬

下一則

楊傑敏「落葉歸根」舞劇 聚焦華人移民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