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烏魯木齊延燒出反封控之怒

不見得是長春藤?讀這些大學 進矽谷大公司機率高

給走向婚姻的女兒

女兒十二歲時,即將踏入少女階段,她寫了一封信給我們,讓我們至今難忘,信的內容如下所述:

「一般人相信,初生的嬰兒嚎啕大哭來到世上,因為知道人生苦多樂少。可是你們告訴我,我是睜大了雙眼,仰著頭,滿臉好奇又興奮的表情,好似說:我的父母,我們終於見面了。

我的父母,多麼珍貴的四個字。我的父母就像我的導師、我的守護者、我的指南針。如果我是一株小花,你們是最好的園丁,澆灌、剪裁、予與陽光、遮擋住狂風暴雨、讓我能根深柢固地挺立,充滿信心、希望地成長。感謝你們為我所做的一切,以往的以及未來的。我需要你們對我的信任、夢想和期望,它們將轉化成我飛翔的翅膀,助我衝刺緊閉的門戶,凌越失去的機會,充滿勇氣和信心。

在我踏出成人階段第一步的此刻,我深知我是多麼幸運,有你們在我身旁,邁著同樣的步伐攜手前往;當我絆倒時,你們會扶持我;當我踟躕膽怯時,你們會輕緩地推動我,輕柔地鼓勵我向前進。你們,我的父母,手持著開啟我心靈的鑰匙。」

轉瞬十多年,女兒走上紅毯,成為人妻。此刻,我的思緒充滿著她成長過程的點點滴滴。

女兒外柔內剛,每逢逆境,能坦然自處。才十個月大,感冒發燒鼻塞,三更半夜我到她的房間探查,只見她躺在黑暗裡,雙手捧著一本書,嘴裡叨念著:「噠、噠、噠、噠」,時不時還會翻書頁,煞有其事的模樣。從這個開端,直到成長,她一向報喜不報憂,總能自個兒沉穩地操作人生之舵。

一歲半時,坐在廚房高腳椅上的她,正津津有味吃著鮭魚土豆泥晚餐,從收音機傳出一個男人的歌聲,吉他彈得尚可,但唱得不甚高明。她一邊吃一邊搖搖頭說道:「嘿嘿嘿,可笑。」如此重複了好幾次,直到我轉了電台。

測驗兒童智商的心理學家告訴我們,她的智商極高,尤其是聽力,甚至超過百分之百的測試圖;心理學家建議我們鼓勵女兒在音樂、語言方面發揮潛力。

我身為女兒的鋼琴老師,以及她老爸身為她的長笛老師,我們早就心裡有數;因為她才兩歲左右,就自組了「一人合唱團」,能放開喉嚨唱上半個鐘頭,包括用中文唱「小星星」、用英文唱電影「真善美」的插曲、用德文唱莫札特的歌劇「巴斯蒂安與巴斯蒂妮」。她的歌聲甜美、咬字清晰、唱腔準確,還能載歌載舞,自編新曲。

然而她沒有走上這條對她而言易於反掌的路途,卻選擇了「公共政策」,因為她希望能直接對社會有所貢獻,為群衆謀福。她一向富有同情心,樂於助人,小小年紀就經常仔細叮嚀我,問道:「妳累了?」「妳有煩惱?」「妳不高興?我唱歌給妳聽?」往往我的學生上完鋼琴課,在走廊上等候家長來接時,她會搬了她的小凳子陪伴著他們,且關心地問:「餓不餓?要不要吃餅乾?」因此許多我的學生成為她的朋友。

從小學開始,老師們紛紛指派她當「助教」,幫助同學們解決疑難、趕上進度,她熱忱地實踐「助人為快樂之本」,沒料到會被好友嫉妒,甚至惡意毀謗。這可能是為何自此以後,她信任、知心的朋友都是男生,我戲稱他們這群志同道合的好友,為「彼得潘」中的溫蒂和迷失的男孩們。

高中畢業典禮,我們坐在台下,仰視著台上溫文爾雅的女兒,代表數百名畢業生致詞。當她說完最後一句:「今天,讓我們俯視以往,瞥它最後一眼,然後仰望無垠的天際,展開羽翼飛向未來,祝福大家旅途平安,起飛。」在熱烈的歡呼、雷動的掌聲裡,我們看到無數含淚的母親們交換著欣慰眼神,望著被擲往上空的數百頂黑帽,好似群鳥驟然展翼齊飛。腦海中浮現的是在海闊天空高飛的女兒,越飛越遠,終於消逝在我們的視野裡。

以後的十載,想像變成事實,女兒跨洋過海,然後在英倫就業定居。這期間,她的碩士畢業典禮、訂婚慶祝儀式都正值新冠病毒猖獗期,我們只能隔著千山萬水,給予遙遠的祝福。

女兒步入婚姻後,又是一個新的人生階段,我的祝福,是一個母親的叮嚀:「婚姻不是愛情故事的結局,而是培養一份永固情誼的開端,珍惜保護愛情似幼苗,你們要成為最好的園丁,澆灌、剪裁、予與陽光、遮擋住狂風暴雨、讓它能茁壯健康地成長。」

如果說愛情是友情的昇華,那麼伴侶如果能白頭偕老,則是愛情昇華至友情的頂峰。

暴雨 風暴 就業

上一則

露營車避疫之旅(上)

下一則

網路同學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