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馬斯克買推特後...裁員、清假帳號、變西方版微信?

「嘿,停手」金山60歲男為阻偷竊 家門口遭槍殺

睽違半世紀的友情

三年前為了尋找自美返台的好友下落,我在Google網站找到一個她在台灣參加小學同學會的YouTube影片。我特別留言,註明是她紐約的好友,懇請版主惠賜聯繫方式。

幾個月後,竟然收到YouTube的通知,有人給我留言,是我跟好友在大紐約地區共同的朋友,也想知道她的下落。該君還不惜留下聯繫電話,我回電暢談一番後,他又告訴另一名當年跟我較熟的大學團契契友所在。

還記得這個契友不大高談闊論,但為人謙和、樂於助人,雖然台大電機系的功課很忙,但他經常晚上練完詩或聚完會,專門繞道送怕走夜路的姐妹回家;大學畢業前他和幾個契友一起造訪我家後,還常殷殷問候我的家人。

我和契友通上電話,也用Line搭上線,記得初見他發來的近照,簡直跟當年判若兩人,厚厚的深度近視眼鏡不在了,說是拜白內障手術之賜;雖然沒有發福,卻沒當年那麼精瘦。日前他趁有事來紐約之便,約好中午跟我餐敘,住法拉盛的我早到等他,半個世紀沒見,真沒把握能認得出來。

坐在餐廳時,我審視每一個單獨走進來的男士,太肥或太瘦、不夠高都不可能。正想致電問他穿什麼顏色的衣服,忽見一個身材修長的男士走進來,我叫他的名字,這才對上號。

記得當年他和低他一屆、來自南部的學弟非常要好,聚完會,兩人總是一起沿著椰林大道走回家,學弟回男生宿舍,他回父親的台大教員宿舍。席間談起才知,他們拿到博士學位後,竟不約而同去紐澤西貝爾實驗室面試,都被錄用後又共乘上班。

好友變同事,雙方眷屬也成了通家之好,常常一起烤肉餐敘,他做房地產的太太周末忙著帶客戶看房時,膝下猶虛的他,會主動去幫家有襁褓幼兒的學弟割草;學弟的太太深夜要生老二時,他們不假思索,立刻打電話請他過來陪伴年幼的老大。

後來擁有名校電機碩士和電腦博士學位的他,常有機會跳槽。有一間遍布全球的大通訊公司,光是面試就花了五天,還在全美不同城市進行,公司出機票旅館費用,出入有豪華禮車接送;所以他上任以後,除了非洲,經常到世界各地出差。

有次在倫敦等巴士,有個神經病走過,出奇不意,給正在等車的一排人,一人賞一個巴掌;他見旁邊的老太太被打個踉蹌,幾乎倒地,義憤填膺之下,也顧不得拾起打落地上的眼鏡,拔腿就追。

記得當年執教高中時,我問博士同事,為何願意紆尊降貴,來教叛逆的高中生?他說是因為不易取得大學資深教授職;也有很多從事電腦業的朋友,才五十幾歲,便因技術跟不上時代而遭解雇。

他卻能在私人企業退休後,以六十八歲高齡進入聯邦機構,專門負責審核專利申請案件。他很喜歡這個工作,只是為了說服申請人礙難照准,他得詳閱以往類似的申請專利文獻,很傷他的眼,所以工作了兩年就掛冠求去。

我津津有味地傾聽老友暢敘半世紀的經歷,很替他高興上半生過得如此精采。曾經叱吒江湖的他,現在看開、看遠一切,有空就陪家人出遊或四處探訪朋友。有句話說:「船停在港口最安全,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人待在家最安全,但那不是人生的目的」,他的晚年生活,為這句話做了最好的詮釋。

面試 YouTube 手術

上一則

珍貴絕版藏書無處去 回收變紙漿 台學者嘆:會含恨九泉

下一則

忘記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