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國會暴亂案 極右組織創辦人煽動叛亂罪成立

世說新聞╱華男有這症狀 一查竟是癌

九一一的噩夢

恐怖分子九一一襲擊雙子大樓的紀念日又來臨了,我心裡藏著一個悲慘的故事,每當想起,便不禁潸然淚下。

在九一一事件發生的八年前,為了謀生和熟悉美國社會,我透過世界日報招聘欄目,在新澤西州找到了一個台灣東家。那家主人姓簡,先生三十多歲,中高身材,長得眉清目秀、風度翩翩,在曼哈頓雙子樓高層工作。他早出晚歸上班,是一個青年才俊、社會棟梁。

簡太太略為年輕些,面貌姣好、身材窈窕、衣著樸素、性格溫婉,是一名在職的會計師,也是每天早出晚歸。他們育有兩個小孩,大兒子四歲,長相酷似父親;小兒子剛出生,胖嘟嘟的,還在襁褓之中,小倆口正在為營造美好家庭、為事業努力,這是一個典型勤勞善良的美裔華人知識分子家庭。

我們相處不久就互相信任,他們把孩子交託給我,就放心去上班了。最值得我稱道的是,簡先生不僅儒雅專業,而且為人謙遜有禮,特別是對待我這個外來管家照樣彬彬有禮,且視為長輩看待。

簡先生每天回家換下工作服後,就主動幫我張羅晚餐,搬好桌椅板凳,又擺好碗碟勺筷;然後親自倒一杯黃澄澄的橘子水,放在我的座位前,等我入座他們才動筷子,彷彿我才是家中的主人。簡先生天天如此,讓我這個剛到美國、人地生疏的寂寞老人深感溫暖,感佩之心油然生起。

他也曾和我談心,他告訴我在美國這個高收入、高消費的社會,一個小家庭養育兩個小孩,包括衣食住行、教育經費在內,年收入需有十萬元,否則不夠應對;而他們家還有點不足以支撐,需更努力才行。

年輕的簡太太持家有方、量入為出,很會精打細算。她對自己的花費能省就省,舉例來說,她長髮披肩微微內卷,都是靠自己買了美髮用具動手冷燙。她告訴我洗燙頭髮後,只要抹上嬰兒油就夠滋潤護髮,不需要花錢去買高價油。當她對著鏡子捲髮示範給我看時,我既是她的助手又是她的學徒,獲益匪淺。

有一天夏日酷暑,她出門忘了開空調,中午室內升溫到華氏90度以上,小Baby出汗太多,沒了小便,小哥哥也煩躁不安。我只好一面打開浴缸的水龍頭,讓涼水盛至半缸,然後把小哥哥浸在水中戲耍玩水,一面把Baby和小床拉進浴室,讓他慢慢喝水、幫他輕輕打扇。我兩頭照看,直到他們的媽媽回來。簡太太下班後聽了我的報告,慌得連忙打開空調,一面連連道歉,充滿感激之情。

那段時期,就是生活在這樣一個充滿溫馨和諧、朝氣蓬勃的家庭之中,和他們一起享受著簡單的快樂。

後來我因為遷居紐約等原因,離開了簡家。時隔八年,我正在一處工作,一名朋友忽然來電,要我趕快打開電腦看新聞;只見一架飛機正在衝進第二棟雙子姐妹樓,一瞬間硝煙瀰漫、火光沖天、高樓倒塌、肢體橫飛,數千精英同時罹難。

我對突發的意外還未及喘息,不料次日又見報載:一名簡姓太太,哭哭啼啼地在坍塌的雙子樓瓦礫堆裡,尋找她的丈夫,家中還有八歲和十二歲的男孩。簡先生的最後一句話是在大樓剛起火時,給他太太打了電話,他說:「康妮,我的辦公室裡都是煙霧……」,接著就沒有了聲息。唉!這不就是我八年前情同親人、生活在一起的簡東家嗎?頓時我眼前天昏地暗,站不穩跌坐在地,淚如雨下。

像簡先生那樣的優秀青年,是近三千罹難精英的一個縮影,他們和恐怖分子沒有絲毫的關係,為何要遭家破人亡的劫難?真是百思不解,難怪恐怖分子成了人人痛恨的敵人;今日當我們紀念九一一祈禱和平之際,也深深祝願簡先生和三千英靈在天安息。

九一一 新澤西州 曼哈頓

上一則

珍貴絕版藏書無處去 回收變紙漿 台學者嘆:會含恨九泉

下一則

忘記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