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印尼足球迷暴動增至174死 總統下令徹查、暫停比賽

1人前門按鈴 2人闖後院…金山老婦遭掐脖毆打搶光積蓄

郵輪隨筆

郵輪正在太平洋乘風破浪,我長髮高束、穿戴得體,端著個大盤子在晨光裡,出神地望著餐廳排列的各種美食,即使美食香氣撲鼻也絲毫引不起我的食欲。不是不餓,而是想拒絕被它們征服,怕破壞了自己的減肥計畫,突然覺得自己有些造作。

人們都端著盤子排隊等待服務員打飯,疫情後一切都改變了,郵輪上乘客不能再自己隨便舀菜倒水,一切有服務員專人專管。船務工作量大增,但相對也節約很多食物。

幾個孩子們喜悅地捧著Pizza,或以大盤子裝著薯條跟在家長後面。我左顧右盼,注意看吧台後面用各種酒瓶裝飾的牆面,又望一眼旁邊義大利食品櫃台各式各樣的瓶瓶罐罐,突然想起一句莎士比亞劇中台詞:「廚房即世界。」

最終我要了幾個醃製的李子、一勺白色純酸奶、幾條綠豆角、半片番茄、一顆煮雞蛋。我端著那盤五顏六色的食物坐到靠窗邊小桌旁,一邊看著窗外一望無際、洶湧澎湃的大海,一邊沐浴著陽光懶散地吃東西。

旁邊桌子傳來幾句外語,反正不是英文,老倆口面對面坐著,一邊吃自己的早餐一邊低頭私語。我與坐在對面的老公對視了一下,彷彿在互相詢問他們是哪裡人?這時,旁邊桌子上的一副墨鏡不經意間滑落地面,我先生幫忙撿起,就與他們搭訕起來。

穿著一件單色外套、內配碎花T恤、身材微胖的女人,先用英文說了聲「謝謝」,老頭子就想開口講話。他用一句英文向我們問好後,然後又欲言又止,他講一句外語問對面的妻子,她又回答一句半生不熟的英文,我明白他們想問我們從哪裡來?我先生快人快語地告訴他們:「我們從西雅圖上船,早年從中國移民美國。」

於是老倆口用生疏的英文與我們攀談起來,這對夫妻三天前從德國直飛西雅圖,玩了三天後上了這艘郵輪。男人在退休前是一名唱片銷售員,女人說自己在醫院心血管部門服務了三十多年,是一名夜班護士。我說:「夜班不容易、比較辛苦。」她說她喜歡晚班,雖然退休了,疫情期間因醫院需要人,她還被叫回去幾次,幫忙注射疫苗。

我先生問新換的德國總理如何?她說一般,又解釋在目前惡劣環境下,能撐著過得去就行。談到德國的物價,她說還是西雅圖貴。我們接著分析物價昂貴的原因,一是俄烏戰爭,二是通貨膨脹,三是西雅圖房價太高,四是電腦公司雲集,平均工資高。

全世界人民都不得不為戰爭與疫情埋單,閒聊就是閒聊,我們表揚德國製造業世界第一、首屈一指。不說汽車,就拿製造廚刀來說,無人能比,天下第一,買一把德國名牌廚刀也要一百美元。德國老夫婦臉上立刻透露出無比的自豪。

她說他們年齡大了,這次是人生最後一次郵輪旅程了,所以買了帶晾台的船艙享受一下。我笑著說,在船上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船上跑來跑去,住一般船艙比較划算。

他們喜歡旅遊,年輕時就開車遊遍整個歐洲,那時候有朋友就笑他們「瘋了」,德國老婦笑著說。疫情前兩人參加旅遊團又遊遍北美,我說:「看樣子你們比較喜歡美國。」老頭回答,他們更喜歡中國,退休前幾年不停地跑中國,北京、上海、西安、成都、拉薩都去過。一聽說我們從西安來,一臉地激動地說兵馬俑有多麼了不起。

看得出老兩口是旅遊達人,見多識廣,能有興致遊歷全世界,說明德國經濟還是非常強大,老百姓有實力出遊。

談笑間,我先生說德國的生育率年年都在下降,每年移民就有上百萬。老婦說去年生育率比較高,我笑著說:「疫情期間,年輕人都被封在家裡,沒有別的事情幹,自然生育率很高。」引得大家哈哈大笑。老太太介紹說:「我們三個孩子,七個孫子,對德國人口貢獻很大。」又是哄堂大笑。

他們這次也是為紀念結婚五十六周年來美度假,說歐洲都開放了,除了坐飛機要戴口罩外,其他要求都取消了,機場一片繁榮景象。

我真有些羨慕歐洲,嚮往著中國也能早日解封、來去自由,自己可以回國旅遊探親。寫到這裡,躺到床上不久,睡意洶湧襲來。

德國 疫情 郵輪

上一則

巴斯奇亞畫作 出現逝世6年後的「FedEx」圖樣?FBI調查

下一則

世界OnAir/姊妹分離33載 華裔教授新書揭國共內戰傷疤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