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股收復5月全部失地 投資人無把握是否已是底部

全州疫情漸退燒 紐約市仍處高風險

吃的享受

我在八十年人生的旅程中,有過兩次最難忘的「吃的享受」。

第一次是六十五年前在澳門吃早茶,那年我才十五歲,是一個中學生,第一次跟三叔遊澳門,他說要帶我「嘆」(享受)一次真正的早茶。三叔很懂飲食,尤好早茶,他說最好的早茶,取決於四個條件:時間、地方、茶和點心。時間要清早,越早越好,那時候六根清淨,最能欣賞好茶;地方要通爽、高大、寬闊和舒適,最好還有書香味;茶要名茶和用沸水沖,即沖即飲;點心要精緻、巧手。

我們一行三人,早一天乘船由香港抵達澳門,小遊之後留宿九姑家,天微亮就起床去市區的一家茶樓品茗。甫抵達,天氣微寒,發現該茶樓的酸枝椅古色古香,並且已高朋滿座,原來懂得飲早茶的人真不少。

引領坐下,就見一名書僮般打扮的「茶博士」,手拿銅長嘴古式熱水壼過來招呼,問:「選什麼茶?普洱、菊普或龍井?」似乎還有很多選擇。

三叔和我點了普洱,而堂兄要了菊普,不久茶博士端上三個六安士大小的泡茶杯;這泡茶杯很少見,杯口闊,有較杯口略小的碟形杯蓋,用以分隔和撥開茶葉。

茶博士預先把我們選的茶葉放在杯內,然後在我們面前注沸水沖茶,手勢熟練。三叔解釋說:「好茶一定要用沸水去泡,還要用泡茶杯煸數分鐘,才會泡出真正的茶味,這是品茶重要的一環。」

三叔示範正確用泡茶杯煸茶和品茗的方法,我們笨手笨腳地依樣畫葫蘆,趣味橫生。此時,茶香撲鼻,只見三叔嗑一口茶,閉目享受杯中茶,怡然自得,我們亦步亦趨地模仿。是時,一陣清晨的寒風拂起熱茶香,讓我們在模仿中深深體會著吃茶的真正樂趣。

三叔隨即叫了三碟點心,分別是鳳爪、梅子排骨和鮮竹卷。不久侍者端上三個熱烘烘的蒸籠,打開一看裝有三小碟點心,非常精緻,色香味全,但份量似乎只夠一人享用。三叔說:「品茶以吃茶為主,點心只作陪襯,重要的是,做得精緻、巧手。」舉筷淺嘗點心,味道絕佳,吃後意猶未盡,可能真是小吃多滋味,至此,我們對真正飲茶完全領悟。

第二次吃的享受是在四十年後,剛移民美國羅省不久,由一對白人同事引領,嘗試美國羅省比利華山著名牛排Prime Rib。我們一行四人在周五下班後,依預約時間駕車抵達餐廳,把車停在正門前,即有穿制服的服務員一邊引領我們進入餐廳大堂,一邊有人代泊車輛,情況如招待貴賓,這是他們傳統接待所有顧客的方式。

進入大堂報到後,被安排到餐廳酒吧稍候,美國人習慣會在此時點一杯餐前開胃酒,輕鬆聊天一陣;待餐桌準備好後,由一名穿著圍裙的女侍引領進入餐廳就坐。

她向每個人遞上餐牌後,介紹當天特色,隨即推出沙拉車,用招牌沙拉醬表演攪拌沙拉:她首先轉動放在碎冰上盛滿沙拉的銀盤,然後把沙拉醬由高向下注入轉動的銀盤中,讓醬與沙拉完美混合,動作純熟優美,煞是好看。繼而在沙拉上碟前,她向每個人派發冰凍過、專為吃沙拉用的銀叉,讓人垂涎欲滴。單看這場有特色而又短暫的「沙拉騷」,已值回餐價。這沙拉是我吃過的最好一次,無論視覺和味覺,都是一流水準。

我們享受完這一道開胃餐前沙拉後,女侍替我們換過一套牛排專用銀刀叉,預告牛排大廚將至,份量配菜自選。牛排有五大份量:小(California Cut)、細(English Cut)、中(Lawry Cut)、大(Diamond Cut)和特大(Beef Bowl Cut)任選,價錢當然是跟著份量調漲。不過,來到這個級數的餐廳用餐,計較的是享受。

不久大廚駕到,是一個粗壯的中年人身穿標準白色大廚衣服、頭戴高高的大廚帽,頗有專業氣勢,手推半圓光亮銀色半球形的牛排燒烤車,微笑來到台前,女侍向前接應。當大廚揭開半球形蓋,一團已燒焗好、帶牛骨的肉團呈現眼前,色香味溢,深褐外皮、粉紅帶紅的內肉,頓時使人食欲大振。

女侍簡介大廚後,當面按每個人的選擇,邊下單邊示意,大廚按每個人點的生熟與份量切肉。

只見大廚精巧純熟地把切好的牛排,放上白色潔亮大碟裡,另加上各自不同選擇的配菜,由女侍接過碟端到每個人面前;兩人動作配合恰到好處,有條不紊。

於是我們輕鬆用刀切肉,叉肉入口,一口一口地品嘗鮮美多汁的極品牛排,肉質味美,真是天下無雙。

難怪香港已故著名食神富豪、大律師周啟邦先生曾說:「能吃到如斯精美牛排,即使坐專程飛機到羅省一試,都非常值得。」此言確實不虛。

澳門 香港 移民

上一則

老婆「不對板」

下一則

小鎮春暖又一年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