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NBA/克服最多19分落後 勇士逆轉獨行俠 西冠2連勝

一中政策vs.一中原則 國務院發言人批中扭曲美國政策

撒茶

我們村莊位在湘西南雪峰的山腳下,四面高山環繞,林木蔥蘢,溪聲潺潺。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村裡一直保留著一種習俗,就是哪家有喜事,譬如兒女婚嫁、新房上梁或父母做壽等,總是喜氣洋洋地向每家每戶「撒茶」,讓全村人都能分享喜悅。

說是「撒茶」,但其實是由米花、鏜皮、花生、紅棗、紙包糖、桐葉粑等零食混合組成,就是沒有茶。好奇的孩子有時會仰頭問大人:「都說撒茶撒茶,為什麼沒有茶?」這時候卻沒有一個大人能解釋清楚。

誰家有喜事,村裡的姑娘或媳婦就去幫忙撒茶,當她們頭上頂著一個大又圓的團箕來到別人家門口時,打開的門框裡,往往已經露出了好幾張燦爛的笑臉。姑娘或媳婦會來到他們身邊,慢慢蹲下去,主人就從團箕裡取出一份撒茶,分發給家裡的每個成員;家人們吃著、笑著,開開心心說著祝福的話,全村洋溢著濃濃的喜慶氣氛。

村裡有個不幸的細伢子,我們叫他虎哥,沒出生父親就死了,兩歲半時母親又突然去世,他在村裡吃著百家飯長大。日子緩緩流過,虎哥慢慢地長成高大的小夥子,外村有個姑娘愛上了他,他辦喜宴的日子臨近,整個村莊一下子忙碌起來;村民分工合作做米花、布置新房、準備酒菜、劈柴、砌灶等,好像是家家戶戶都要娶新媳婦。

當喜宴結束要撒茶了,嬸嬸嫂嫂們發現,虎哥撒茶的東西比村裡任何一次辦喜事都豐盛,嬸嬸們一高興,決定這一回要把茶撒到鄰村去,讓更多人分享我們這個村莊的喜悅。夜幕降臨,忙碌了好多天的村民們陸續散去,虎哥和新媳婦望著大家離去的身影,流下了感激淚水。

有一回,我跟著一個嬸嬸去撒茶,遇到難題。當時村裡有一個地主前幾天剛在大隊部挨批鬥,還有人用釘鞋打了他;散會時,革委會主任要求大家畫清界線,不能和他有私人往來,更要擦亮眼睛監督他的一舉一動。那個地主回家後,躺在床上直呻吟。

如今嬸嬸快走到地主家門口了,究竟是給他還是不給他?嬸嬸拿不定主意,吩咐我到主人家裡去問清楚。主人把我拉到一個背光的角落,貼著我的耳朵悄悄說:「給他,要給他呢,但你要嬸嬸趁著四周沒人時再給。」後來是嬸嬸放哨,我用衣角兜著那份撒茶悄悄地從牛欄屋裡拐進去,輕輕放在他的床頭,弓著腰溜了出來。嬸嬸看到我溜出來,我們相視而笑,快步走向了下一家。

後來從城裡來了一個名叫思宇的小男孩,大人們說他是右派的兒子,父母們不知在什麼地方改造思想,他就被人送到姨奶奶家。一開始他很膽小,不敢跟別人一起玩,過了一段時間,和我成了好朋友,我們一起下河撈泥鰍、捉螃蟹、上山採蘑菇撿板栗。

海伯伯兒子結婚那天,我們從山上撿板栗回來,剛好碰上嬸嬸們在撒茶。我怕思宇沒得到會不開心,就走到一個嬸嬸面前說:「嬸嬸,思宇在我們村裡住這麼久了,也給他一份吧。」嬸嬸開始沒反應過來,過了一會兒,哈哈大笑,並爽快地說:「是的,怎麼能忘了我們的思宇呢?」

嬸嬸蹲下來,放下團箕,取出一份撒茶放進思宇的口袋,思宇給嬸嬸鞠躬,羞澀地笑了笑,蹦蹦跳跳地回了姨奶奶家。後來海伯伯知道了,還誇我聰明,這之後我們村莊還來過知青和蹲點的幹部,當村民們撒茶時,都把他們當作村裡自己人,每人都有一份。

一個被高山包圍的小山村,村民們卻用包容和善良,孕育出一個心靈的世外桃源。

上一則

吃素的經驗

下一則

分流的小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