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伊朗男子密謀暗殺波頓 遭司法部犯罪起訴

快看世界/肯德基中國開售雞爪 竟因這事促成

《老物件情懷》美國武官的賀函

空軍武官特崔克上校(Colonel  Tetrick)的一封賀函。
空軍武官特崔克上校(Colonel Tetrick)的一封賀函。

民國六十五、六十六(西元一九七六、七七)年間,我服務於國防部禮賓處,禮賓處的主要業務為接待訪台的高級軍事外賓,另一業務是與各駐華使館武官處的聯繫。

當時與台灣有邦交的國家尚有二十多個,但中南美小國和太平洋島國都沒有派武官駐華,只有美國、南韓南非三國派有武官。當時南非武官是一名陸軍少將;南韓是一名海軍準將武官和一名陸軍中校副武官;美國則是一名上校武官和一名少校副武官,兩人都是空軍。

這三國的武官,除了公事與我們必須保持聯繫外,不是公事的聯繫反而更多;尤其是美國和南韓武官,有事沒事都喜歡到我們的辦公室來聊天。南韓的副武官甚至會說、會寫相當流利的中文,如果不說他是南韓人,就會以為他是中國人。我們與他們之間經常相互請客、餐敘、雞尾酒會,這是應酬,也是外交工作。尤其是美國武官、副武官和南韓武官,常請我們到家裡辦宴會,美國武官都住台北天母,南韓武官住在仁愛路。

禮賓處與武官之間的互動,完全與外交人員相同,所以也都會遵守外交禮節。其中有幾項很小、卻不能不做的工作,如果忘了或是其他原因沒有做,會被認為是很失禮的,例如要記住對方生日、結婚紀念日、升遷、子女學校畢業或成績優異等,一定要祝賀。

至於如何知道對方的這些慶典日子,基本都會在交換的人事資料上得知,有些則是在雙方的應酬場合上得知;祝賀的方式包括寄卡片、送花或送禮物等,接到祝賀的一方也必須回函致謝,否則也是失禮。

我到禮賓處時的軍階是中校,一年後升任上校。我低調沒有任何動作,但有一天美國空軍副武官安德瑞少校(Major Andry)來我們辦公室聊天,看到我升上校了,立即向我道賀。三天後,我又收到空軍武官特崔克上校(Colonel  Tetrick)的一封賀函。

賀函文字的內容都是官樣文章,只是加了一句安德瑞少校與他共同祝賀我。當然這封信就是安德瑞少校寫好,給他簽名而已,這是官場的規律,中外皆然。

一年後我調離禮賓處,再也沒見過他們。又一年,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據禮賓處同仁告訴我,兩人到禮賓處來,說了些很遺憾、以後仍是好朋友之類的官場話語,之後匆匆離台,也都再也沒有見過面了。後來南韓、南非也與台灣斷交,已沒有任何外國駐華武官,禮賓處也就少了這項業務。

政治和外交都是非常現實的,說變臉就變臉,今天說的話,明天不一定算數。幾名武官與禮賓處的熱絡相處,一夕之間都煙消雲散了,當然對他們來說也是身不由己。

南韓 南非 中華民國

上一則

台灣畫家陳岳琳 捐畫護流浪貓

下一則

家庭煮夫釀啤酒 陳雨德躍登國際裁判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