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科州婦2次手術要30萬 法官打消:醫療收費愈來愈浮濫

急尋/22歲華人留學生高嘉雯失聯1周 並未上機到舊金山

《老物件情懷》棉被情

父母親從台灣帶來美國的棉被。
父母親從台灣帶來美國的棉被。

三十餘年前,父母親首次從台來美遊玩住在我家時,因老人家習慣睡硬板床,天冷時要蓋棉被,所以他們帶來兩床厚薄不同的棉被。此後,父母親時而來美與我們相聚,咱家一對兒女經常躲在棉被裡,與祖父母說悄悄話或教兩老說美語,屋內充滿笑語聲,全家圍坐棉被旁話家常的天倫樂畫面,至今仍歷歷如昨。

憶兒時,母親為我和弟弟各縫製一床小棉被,但我們姊弟都是「踢被寶寶」,每晚母都得起身數次為我們蓋被。後來在睡覺前,母親就為我和弟弟的腰間各繫一條帶子固定被子,此後根除踢被子的習慣。

在棉被是必需品的年代,母親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拆下家裡數個自製的棉被套清洗,將棉被內的棉花芯放在太陽下曬,再用一木棍輕打,使棉花芯變得蓬鬆又柔軟。偶爾我和弟弟在竹竿晾曬的被套和棉花芯下鑽來鑽去玩捉迷藏,見母親走來,我們就一溜煙閃人。晚上母親將棉花芯熟練地一一裝入曬乾的被套裡,我滿懷欣喜地撲向有「太陽味道」的鬆軟舒適棉被中,幸福地睡去。

上小學時,我見到校門口的小販老李在他的木箱內,放了米色小薄被覆蓋著要賣的饅頭包子;冬天時,曾在家中瞧見母親用小棉被蓋著一個鍋子說正在做酒釀,溫度能促進發酵;又見鄰居搬家時,將大鏡子放在被子裡運走,至此我才知曉,大小棉被各具有多種功能。

上中學時,有次我陪母親到一間棉花店拿取訂購的一床棉被芯,遠在老店門口外就聽到有節奏的「碰碰碰」聲在空中迴盪,那是來自店內師傅正在使用「棉弓」與「小棒槌」彈棉花產生的共振聲。店內棉絮飄飛,使我領悟到這是一個費力、費時、傷身的辛苦行業。

自上世紀末,純手工彈棉花老手藝漸被機械化操作取代。繼之,紡織工業發達,現在花樣翻新的被子,有化纖被、蠶絲被、鴨絨被、鵝絨被、駝絨被、羊絨被等,使得傳統棉被日漸式微。

結婚時,我和先生謹遵當年婚宴從簡的政令,也省卻聘金和嫁妝與繁文縟節,但父母親精選一張床及床上用品送給我們。當我看到龍鳳枕、合歡棉被、鴛鴦戲水床單、花開富貴床罩等,件件寄寓著父母親對我們婚姻美滿一輩子的祝願,不禁熱淚盈眶。

父母親晚年因往返台美旅途勞累,換成我們每年利用休假回台省親,看見家中衣櫥置放著新棉被,父母親說:「這個家永遠歡迎兒孫回來。」父母親將愛融入一床床的棉被中,並用它們來呵護著兒孫的一生,使我們溫暖地與好夢相伴。

如今,父母親相繼離世數年,這兩床在美的老棉被,已經成為我們暖身、思親、懷舊之物。

上一則

老哥先行

下一則

夢中共舞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