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社新血曾偉康:當新舊世代橋梁 讓華人聲音被聽見

紐時分析:選舉陰謀論在共和黨初選依然受歡迎

我的斷捨離

二○一四年藉著搬家之便,我大刀闊斧將許多身外之物盡可能捐出或送出,大至八成新的全套紅木客廳家具、未曾用過且十分考究的全套泡茶組具、全套未拆封的餐具炊具,全數捐出,還把大量的書籍捐至圖書館,不計其數而且不是品質很差的衣物則捐至Goodwell。

我還把五十盆左右我的最愛、各種不同的美麗盆花與植物,送給了昔日鄰居孝莉。孝莉問道:「妳將花都送給了我,會不會捨不得呀?」我的答案是:「一點也不會,因為知道妳也喜歡種花養花,我能將花送給妳,就有如為我的女兒找到了好婆家,大可放心了。」

到如今,我似乎再也沒有任何可捐或可贈之物,少掉了許多的牽纏罣礙,走進我家,給人的感覺是簡潔淡雅、清爽宜人,與富麗堂皇絕對沾不上邊,除了必須的家具外,別無他物。我家甚至沒有電視,我常戲稱自己是「生活在現代的古人」,總想身外之物越少越好,離開世間時,化做輕煙一縷,沒有任何牽掛,能捨盡量捨,換「得」的是,身心的輕安自在,何樂而不為?

再者,年過六十之後,思想上也有很大的改變,對於許多事物我可以享有,可是並不需要擁有。例如我十分享受在每個公園散步,簡單的野餐帶給我樂趣,可是我不需要擁有那座公園;我很享受湛藍的天空、巍巍矗立的大山、青青翠竹、一望無際的草原、蔚藍的大海、徐徐拂面的清風……,我享受晨曦、夕陽,那時那刻,我就擁有了整個大自然。

我心中已被這些樂趣填充得飽滿,頓然覺得自己是多麼的富有,也似乎擁有大千世界,何其美妙。

圖書館

上一則

食物是一種愛的語言

下一則

嫁妝的祕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