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手機月費也要漲了 最高漲價12元

北加聖荷西千人遊行 抗議推翻墮胎權

《老照片說故事》單純年代

一九七七年,西安市第九十四中初一三班的教室。
一九七七年,西安市第九十四中初一三班的教室。

透過微信,輾轉聯繫上一名初中男同學,他發來幾張一九七七年西安市第九十四中初一三班教室的照片。那時他還是個脖子上常掛著照相機的小男生。

我們剛上初中時,十年文革剛結束,學校老師還不習慣教學,學生也不習慣坐課堂,學校缺乏學習風氣。每學期開學,學校不斷地安排我們去學工學農學軍,分派學生到附近工廠、村莊和軍隊勞動鍛鍊。十幾歲的孩子們心都野了,當了一個月工農兵再回到學校根本坐不住,哪有心思學習上課?男生一下課就聚在一起換郵票,女生則交流如何勾織毛線。

我們班主任姓林,一個工農兵大學生,二十多歲的農村姑娘。直到現在我還記得她的模樣,個頭不高,紮著兩個短辮子,一雙大大的眼睛忽閃忽閃。林老師的臉蛋有些高原紅,在不化妝的年代裡還真好看,像一道風景。

那年,剛結婚一年的她挺著大肚子,穿著又寬又長的軍褲,褲腿捲了幾圈,男式軍褲的前扣被勉強繫住,一副窩裡窩囊的樣子。那時候在中國,孕婦沒有漂亮的孕婦裝可穿,只好穿男人的褲子將就了。

有一次,她講課時突然用粉筆頭對準班上中排一個男生丟去,正好彈在男孩額頭上,那個準度令我有種莫名的激動。隨之而來的就是一句農村罵人的話:「你羞你個先人呢,你媽送你來上學,你幹啥呢!」 大家扭頭一看,那男生正趴在教室走道的地上蹦彈球,下課後他被老師留下,帶到老師家談話。

那個調皮的小男生外號「卷毛」,長著一頭卷髮,住在回民街,皮膚白淨,一張混血兒的臉。自那次以後,卷毛就經常被老師叫到家裡搬蜂窩煤,幹些體力活。後來這名同學跟老師混熟,幾乎成了乾兒子,上課再也不好意思搗亂了。

對年輕老師在課堂上用粉筆砸人、罵人的作法,我們一直當笑話來談,也覺得林老師是為學生好。那時候的老師、學生都一樣單純,單純地過於執著。

當年,我的字寫得還算端正,又偏愛文科,一周換一次的黑板報就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周三半天課,下午幾個同學留下來,商量著板報的內容。有意思的是,一起辦板報的男女生之間,彼此還不好意思說話,默契在沉默中形成。

看到樓道照片,突然想起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毛主席逝世那天,有個男生在教室樓道大聲疾呼:「同學們都別活蹦亂跳了,毛主席逝世了。」多麼單純的年代啊。

微信

上一則

乾隆是「蓋章狂魔」 故宮多幅名畫都見它「足跡」

下一則

批普亭是侵烏凶手 莫斯科國家劇院總監辭職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