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上海烏魯木齊中路 27日晚警方開始逮捕抗議者

Omicron BQ成主流變異株 免疫力較弱民眾首當其衝

《老照片說故事》圖書館情愫

作者用電腦的模樣被展示在文宣上。
作者用電腦的模樣被展示在文宣上。

打從九歲領到生平第一張借書證算起,我與圖書館結緣已經延續了近七十年。

我的第一張借書證是在街道圖書館辦的,小說「三俠五義」是我借到的第一本書,它打開了一個小男生的武俠世界。隨著年齡增長,我的借書單上先後出現了言情、社會、偵探、科幻、名著、傳記類等中外書籍。大學期間開始養成了上圖書館自修及查文獻的習慣,遨遊在知識的海洋裡帶給我喜悅,遠不是壓馬路、進商場可以比擬的。

大學畢業後我被分配到杭州工作,獨居他鄉,座落在西子湖畔平湖秋月附近的浙江省科學技術情報研究所,簡稱「省情報所」,就成了我消磨每個周日的寶地。在那個特殊年代,沒有幾個「臭老九」會去這種「事非之地」,更不會在休息天常去。

我去了沒幾次後,留守在所裡的老九們出於同情與好感,讓我買了他們食堂的飯菜票,解決了我中餐問題,使我能夠連續五、六個小時專心於閱讀外文科技資料。

我的英文自學就是在這裡開始的,我在閱讀的文獻中受到啟發,推動技術革新項目的進展。我也試著筆譯英文及俄文的科技資料,投稿發表。借了省情報所的光,在這十年間,我的俄文沒有荒廢掉,還自學了英文,甚至鍛鍊出筆譯英俄語科技文獻的能力。

有一次我去杭州製皂廠聯繫工作,接待我的是一位中年工程師。他一看到我遞過去的介紹信上寫著的姓名,瞪大眼睛問我:「你是不是最近發表了一篇三個整頁翻譯文章的人?」一聽到我肯定的回答,他用雙手緊握著我的右手,連聲說:「不容易,不容易,現在還在看外文文獻的人肯定沒幾個了。你年紀輕輕的,居然還在做俄文翻譯,不怕惹上麻煩啊。勇氣可嘉、精神可嘉。」

說著,他就拉開辦公桌的抽屜,拿出二條他們廠裡發給職工的福利肥皂(是用邊角料壓製而成的),一定要送給我。當時的杭州市民,一個月限量供應半塊肥皂,他慷慨激昂地送了我八個月的配給量,使我頓時「肥甲一方」,也感動在心。在知識分子皆被打為臭老九,既不能走又不得翻身的歲月,對知識固有的崇敬是深植人心的。

一九七八年秋天我調回上海後,一有空就去南京西路上的上海市圖書館轉一轉,二樓的外文科技期刊閱覽室,成了我的求知樂園。那時,向「四個現代化」進軍的號角已經吹響,知識又一次被全社會公開崇尚。上圖的各個閱覽室經常是一位難求,我每一次都得提早去等開門,以保證坐到座位。之所以經常去上圖,除了繼續科技文獻筆譯的業餘愛好外,更因為在文獻檢索過程中發現一個極感興趣的課題。

對這個自選課題持續鑽研數年,使我在申請自費留學的過程中,順利地被導師錄用為RA、免托福拿到I-20,並在一無英語口語能力、二無經濟擔保的狀態下,一次性成功簽出F-1簽證。如果說,我手裡有二塊敲開美國大門的敲門磚,無疑是在浙江省情報所和上海市圖書館裡燒製成的。

因為在美國的第一份工作地點是在加州,我搬遷到加州居住,至今沒有離開。儘管工作中需要的文獻資料已經可以上網查索,加州各城市裡的圖書館仍然成為我精神寄託之聖地。即便退休後,我依然保持著每天去圖書館的習慣,彷彿成了我的另一個家。

我的成長離不開圖書館,理當盡力回饋。我報名圖書館的義工,整理書籍、碟片、磁帶並上架;圖書館不定期舉辦有關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講座時,我自告奮勇做口譯,以幫助英語聽力有困難的華人,能完整理解演講的內容。

圖書館打算翻新擴建,以符合防震的要求及滿足日益增長的多功能需求。在爭取立項籌資的階段,需要相關文宣材料,我這個幾乎十年如一日、天天上門的老人,被要求出鏡一次,展示在文宣上。照片中,一位老年居民一邊看著中文的世界日報,一邊在網上搜索更多的英文資訊,凸顯在一個擁有多元文化的城市的圖書館,需要更多的資金、人員、材料及空間的確實性與迫切性。能為圖書館的發展盡心出力,是我的榮幸,更是我的責任。

圖書館 加州 樂園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