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直播/布林肯對中政策演說 將籲中國守國際規則

通膨傷不起…制裁俄羅斯 逾半民眾不願犧牲美經濟

西貢的春節

記得小時候,剛過冬至,家家戶戶已興致勃勃準備迎接新年,大掃除、貼春聯、辦年貨,到處一片喜氣洋洋。孩子們等不及年初一,除夕夜已嘻嘻哈哈地挨家挨戶、呼朋引伴,互相炫耀自己的新衣。大人們也競相放鞭炮,似乎誰家的炮聲響得久、門口地上堆積的炮屑越多,就越有面子。巷裡有電唱機的那戶人家更是出盡鋒頭,把音量調到最高,還沒到巷口就已聽到震耳的新年歌了。

我也不等大人吩咐,除了把房子裡裡外外打掃乾淨外,還把燭台、香爐擦得一塵不染,在神龕周圍裝上一串閃爍的彩色燈泡。正在欣賞自己的傑作時,母親剛好經過,她一向低調,不但沒稱讚,反而給我澆冷水:「豬屎籃結綵,自我陶醉。」她說的是一句家鄉話俗語,意思是破爛的房子再裝飾,也漂亮不到哪裡去,還落得不倫不類。

雖然如此,忙碌中母親仍抽出時間做年糕;父親雖然手頭拮据,還是盡量買了一年難得一見的寶利汽水、瓜子、冬瓜糖、花生糖、麻花糖、雞鴨等應節物品。

一九六八年的春節是一段難忘的記憶,當大家還沉醉在鞭炮鑼鼓聲中,天際卻籠罩著濃煙,槍聲響徹雲霄。越共利用春節休戰期間出其不意進攻西貢,我們倉皇帶著能攜帶的家當逃難,急忙躲到市中心的親戚家。戰事持續了將近一個月,西貢總算保住了,南越也幸運沒淪陷;當我們打道回府時,路上滿目瘡痍,高樓大廈變成殘垣斷壁、千瘡百孔,原本繁華的街道瞬間變成認不出的廢墟。

印象最深刻的是,年尾時母親便到「紫竹林」上香求平安符,回家後把符咒放在一個大碗裡燒了,再連同符咒的灰燼盛水要我們每人都喝一口。那時年紀小,不懂得母親的苦心,只覺得入口滿是燒焦味。母親已去世多年,如今我反而懷念當年母親餵我符水的溫馨場景。

春節又漸近,家裡的玻璃櫃裡放著二哥送給孩子小時候的新年禮物,是一對迷你舞獅,孩子們如今都已上大學,二哥卻在今年年初因新冠肺炎走了。唉!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新冠肺炎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