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道指收復逾千跌點 漲99點 那指弭平4.9%跌幅 漲86點

《老物件情懷》戲迷的收音機

京劇名家唱腔的磁帶。
京劇名家唱腔的磁帶。

我從五、六歲開始,就跟著在山東博山報恩寺小學當老師的遠房五姊秦蓮芳學唱戲。上課時她是我的啟蒙老師,課餘時她愛唱老生戲,且唱得特別好聽,我就跟她學哼幾句。當時學唱的京劇,一齣是「馬前潑水」(亦叫朱買臣休妻)的唱段,另一齣是「蕭何月下追韓信」的唱段。五姊雖然教我的戲不多,卻使我喜歡上了京劇,後來我在家就讓母親開啟父親的戲匣子(即手搖唱片機),跟著唱片又聽又學。

聽到好聽的戲,每次都要反覆播放好幾遍,從那時開始,我已經聽戲聽上癮了。父親的唱片需用鑽石針播放,找不到鑽石針就沒法放著聽;我見別人從破舊的玻璃絲畫上,弄下一根細細的玻璃絲,在煤油燈上一燒,就燒出一個比小米粒略大的圓球,小心翼翼地把玻璃絲卡斷,按在唱機頭上即可替代鑽石針。

我照著葫蘆畫瓢,也學會了用玻璃絲替代鑽石針放唱片的辦法,幾乎每天都要聽幾段名角唱的摺子戲。

上世紀五○年代初,程豔秋先生到博山和濰坊等地唱戲,恰巧我家同時也住過博山、後搬到濰坊。在博山期間,他在進德會大戲院上演最有名氣的「鎖麟囊」,連演數日坐無虛席,當時我沒有收入,無錢買票,天天設法去蹭戲。程派戲的唱腔讓我如癡如醉,我們搬家到濰坊後,我在織布廠當學徒,有了點微薄收入,傾近兩個月的薪水,連看程豔秋最著名的「鎖麟囊」和「荒山淚」兩場戲。

文革時期的八個樣板戲看俗了,九○年代初,為了聽我喜歡的戲,我買了這個可以收聽戲曲和播放磁帶的收音機,以及京劇名家唱腔的磁帶,有空時我就用收音機聽戲,這也成了我主要的愛好之一。隨著電子科技的發展,這個收音機已被輕巧的智慧手機所取代,收音機也該退休了。

京劇 退休 小米

上一則

長夜飛逝(五)

下一則

僵化的醫療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