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撤30項罰單.減免90項罰款 20萬小商家受惠

英媒爆習近平罹患腦動脈瘤 消息遭中國網管刪除

跟著白雲回家鄉

指尖輕輕一畫,空閒時,經常打開手機高清地圖,無需筋斗雲,瞬間抵達想去和沒想過要去的地方。西藏的喜馬拉雅山日本的富士山,然後又到美國或法國的一個小鎮,接著回到中國的江南水鄉。大多時候,我的手指會停在江南徽州山區的某一處,放大再放大,直到一片模糊。

家鄉有幾座千米大山,霧雅山、陰公尖、通天彎,在地圖上如同一堆爬滿苔蘚的小石子,夾在山疙瘩裡的村莊;不但能看到我的老房子,甚至還能看見有幾個人定格在那裡。老房子建於上世紀三○年代,磚木結構,不是什麼深宅大院,沒那麼多講究卻也不將就,沒有天井,磚刻木雕卻也精致。

老屋就像是一個鳥窩,孵化出來的同脈子孫如今已繁衍出十幾戶人家,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穿開襠褲時,與一條黑土狗坐在老屋青條石門墩上曬太陽。小時候皮過,也安靜過,皮起來打架,偷黃瓜、梨子;安靜時多半是被大孩子孤立,只能在自家棗樹下「搬弄是非」,引誘黑螞蟻和紅螞蟻在粗糙樹皮裡廝殺,那樹皮的紋理是天然的戰壕,足夠千軍萬馬縱橫沙場。

我熟悉家鄉的每一座山和每一道山彎,爬過秋天的栗樹和春天的杜鵑花樹,躺在枝枒的分叉間看白雲在頭頂散步;我不是很喜歡晴空萬里,雖然無比空曠,但那樣看不見雲彩。每天都有許多雲經過村莊上空,其實一年到頭就那麼幾朵,它們變著花樣來看我們,可惜當時的我不明就裡,一顆悸動的心追隨雲的腳步去了外面的城市,工作、安家,回家鄉的日子越來越少。家鄉的雲陌生了,它們肯定不記得我曾經坐在樹杈上跟它們打招呼。

某次,坐飛機飛過家鄉,很想知道村裡的孩子們,此刻是不是也正坐在樹杈上,抬頭看天上的雲?「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當我再次點開高清地圖,俯視家鄉,忽然明白,為什麼每天都有雲經過村莊了。

喜馬拉雅山 手機 日本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