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啟程訪韓 國安顧問:近幾周會再與習近平對話

凶宅+貧民窟+列廢棄物 這棟房子屋主急脫手

住Motel奇遇

三十多年前剛開始做生意,接到訂單,我都是親自開著廂型車去送貨;有一次送到紐約上州花了近七個小時,如果當天再趕回維吉尼亞州實在是太累了,疲勞駕駛很容易出交通事故,我決定在客戶的附近找一家旅館過夜。

從高速公路出口到一般道路後,我先去路邊快餐店吃了晚飯,然後轉入附近的一家Motel(汽車旅館)準備入住。Motel不同於Hotel(正規的旅館或稱酒店),它產生於上世級三○年代;美國汽車大量生產後,公路系統為適應需要,從泥石路開始改為柏油馬路,隨之而來是道路兩邊應運而生的各種商店和Motel。

Motel這個字是取Motor(發動機)的部首以及Hotel的部尾,是那個年代產生的新詞彙。Motel設施較簡單,價格也比較便宜,長途貨車司機等工薪階層等都很喜歡在那裡過夜。

我將車子停到Motel的停車場後,去前台辦了入住手續,接待的是一個年輕的白人小伙子;雖然是汽車旅館,浴缸廁所等設施都有,還有一台咖啡機。近晚間八時的時候,我正斜倚在床上看電視,電話鈴響了,是前台那個小伙子打來的,他問我:「你準備退房了嗎?」我吃驚答道:「我才剛入住不足二個小時呀!」小伙子講:「對不起,對不起。」掛斷了電話。

近晚上十時時,我洗完澡準備入睡時,電話鈴又響了,還是那個小伙子:「現在你準備退房嗎?」我有點火了,對他說:「聽好了,我剛洗完澡,現在準備睡覺了!」小伙子又連聲道歉,掛斷了電話。

開車累了,我一碰枕頭就呼呼入睡,誰知電話鈴又響了,我一看邊上鬧鍾,晚上12時半,會不會是家裡有急事了?一接電話,又是那小伙子:「現在你應該可以退房了吧?」我火冒三丈,大聲道:「你是否有病呀?現在是十二時半,天還沒亮,你就叫我退房?我是來過夜的。」小伙子那頭:「喔,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你是……。」

掛斷電話後,我心裡很生氣,為什麼半夜他也會打電話給我,希望我退房,這真是莫名其妙呀。想了又想,但還是百思不得其解,後來也不知什麼時候再入睡。

早上梳洗完畢,我去退房時,年輕人不在,經理在門房內值班,他一面給我辦退房手續,一邊職業性地隨口問我:「一切均好?」我回答:「很不好。」

我將昨晚的經歷講了一遍給他聽。聽完了故事,經理抬頭對我說:「很對不起,你昨晚的住宿費我給你免單了。」

房費給免了,但是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狀況他沒有加以說明。回到家裡,我講給太太、朋友聽,大家都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知他們為什麼要趕房客。

直到一個月後,我給紐約上州那個客戶再送貨,就將那天的奇遇跟客戶經理講,經理聽了哈哈大笑。他解釋,那是個情人旅館,是供那些偷情人幽會的。

但我不明白,為什麼是這個旅館而不是當地其他旅館成為這一帶眾人皆知的幽會場所?經理分析給我聽:情人幽會首先要隱密,不會有人喜歡去高檔酒店,讓門童、前台、行李部人員都親眼目睹你們幽會,繼而成為法庭上的證人。而這種Motel就只有前台一個光桿司令,且幽會常常不過夜,辦完事就走了,因此Motel不但房價便宜,而且提前退房還有折扣。

經理還說,當然Motel是不會吃虧的,人走了,常常他們不需要補充其他物品和清潔,只要換一張床單就可以接待下一批客人,有時一個晚上可以翻三次房呢。我做餐館侍者時客人較多時,老闆也會督促盡快翻台,想不到旅館也會要求翻房。

而且這個旅館位在郊區,靠馬路,交通方便,公路在房屋的一邊,而停車場在房屋的另一側,所以在公路上開車經過,不會發現偷情人的汽車。

我見經理講得頭頭是道,便笑著逗他:「你怎麼會了解得那麼請楚?」當然我言下之意是你也有過住宿經歷?經理笑著答道:「我明白你講話的意思,我跟他們的經理都是本地區商會成員,常會一起開會,就成了朋友。」他反問我:「你今夜要不要還住那裡,我請他給你一個折扣,而且保證沒有人來催你提前退房。」

講到催退房,我還是不能理解。經理問我:「你是哪一天住宿的,我講了那個日期。」經理笑了:「你真是撞了個好日子,那是周五,幹了一周的活,晚上找情人幽會是最好的休息方式啊!幽會多了,全部客滿,一對對情人排隊,你說前台能不打電話催你退房嗎?」

雖然客戶經理講得很有道理,但我內心還是感到這是美國灰色的一面,就像人要吃飯,然後還得上廁所。雖然不舒服,但又無可奈何。

旅館 汽車 紐約上州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