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槍擊案 台駐洛杉磯辦事處:槍手與傷亡全是台灣人

國家衛生研究院證實 疫情初應中要求隱匿病毒基因測序

故鄉台南舊事

兩年前返台探親訪友,到台南時住在好友漢珠家;她見我僑居國外多年,偶爾返台總是來去匆匆,不曾好整以暇重溫一下自己成長的地方。承蒙她的貼心善意,坐在她的機車後座,我們不但探訪了母校東光國小及台南女中,還大街小巷穿梭一陣,讓我見識了台南早就改頭換面的另一番氣象。

若非識途老馬帶領,我一定分不清東南西北,因為有些老舊建築早已拆除;新穎大樓則比比皆是,再加上街巷的打通,將南北及東西距離拉近不少。

最讓我不敢相認的是中山公園(今改名台南公園),和我童年的印象差太多。幼時周末常隨父親去公園玩,父親與文友們在大榕樹下品茗談文論藝時,我和弟弟則在附近跑跳,追逐松鼠或張望川流不息的遊人;甚至饒有興味地注視公園河道上三三兩兩來去的小船,乏了則到父親那裡喝一瓶清涼的黑松沙士。

有一次我們又去了公園,玩累了正在猛灌汽水之際,弟弟突然指著遠處走來的一對年輕男女大叫:「袁叔叔!」袁叔叔是外科實習醫生,也是父親年輕的文友,大家不期而遇都很高興,他介紹身邊漂亮的女友給大家,並邀我和弟弟與他們一起去划船;我及弟弟正雀躍不已要答應時,父親卻搶先婉拒,表示我們即將返家,祝他們玩得開心。

當時年幼不懂什麼是識趣,我和弟弟十分無奈地在河邊,看著撐淡藍洋傘的張阿姨及緩緩划槳的袁叔叔,將他們的愛之船,漸行漸遠划出了我們的視線。

據說由於省籍關係,他們這對愛侶最終沒能走進婚姻的殿堂。袁叔叔後來移居台北,不但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甚至在文學造詣方面更上層樓,他寫的「解剖室內」一文被收錄在中國現代文學大系散文第二輯,他卻早一步在加拿大不幸車禍喪生,未能獲知此佳音。散文輯作者介紹欄上,只有簡潔的幾行字「作者袁樹隆,生平不詳,旅美行醫,此文為其遺作,載於皇冠雜誌」。

我徘徊在當年遇到袁叔叔和張阿姨的河邊,雖然往事仍清晰如昨,然而我和弟弟如今都已白髮蒼蒼了。

另一件發生在公園的事,也令我至今難忘。初中時,和同學相約騎腳踏車到公園玩,周末公園遊人如織,除了河上不少人泛舟;岸上有人慢跑、打拳、遛狗、散步……,也有人在路邊草地上擺地攤。其中一個中年人的地攤上,放了許多類似骨董的小藝術品,一個年輕外籍人士興趣盎然地蹲下來一一欣賞,我們也被一些可愛的小茶壺或玉器吸引,但是僅遠觀,不曾拿來把玩;過了一會兒,中年人失了耐性,對著外國人不客氣的說道:「You buy no buy;no buy get out!」

我和同學的英文會話能力雖然有限,但如此簡單直白的說法還是首次聽到。一方面訝異他能用洋涇浜英文表達自己的想法,另一方面又覺得他太失風度;是否可以客氣地請人離去,而不是如此粗魯下逐客令,何況有人圍觀也可增加買氣。我們不忍讓那年輕外籍人士覺得尷尬,就趕緊離開。

如今公園因長期河水淤積嚴重,以往水上划船盛況以及在榕樹下、柳條邊談心賞景的熱鬧光環,已經不復存在。遊園的人數已明顯大減,觸景生情,往事只能夠在記憶中回味了。

車禍 加拿大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